考えごとで寝れない時に眠る方法:スマホでお経を眺めると実は5分で寝てしまう【最強睡眠導入】

2022年5月5日


寝たいのに眠れない時にスマホを眺めているだけで眠くなるページを作りました!

・明日、重要な会議で発表がある
・試験がある
・長距離運転するので、すぐに眠らないといけないのに緊張して目が冴えて眠れない
・普段は在宅勤務なのに久しぶりに会社に行くことになり、早起きしないといけないから早く寝たいのに、寝よう寝ようと思っていると眠れない
・心配事やいろいろ考え事をしてしまい緊張して眠れない・・・。

そんな経験ありませんか?
実は、すぐに眠る方法があります。

スマホを見ていると、眠れないとよく言われますが、今回、スマホで眠れるページを作りました!!
お経を載せた睡眠専用のページです。

お経を眺めていると眠くなる理由

おそらく眠れなくて、いまこのページを見ている方は、緊張していたり、考え事が頭の中でグルグルしてしまっているんだと思います。
眠るためには、その「考えごとグルグルサイクル」を断ち切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お経は漢字の羅列です。
もちろん深い意味はありますけど、難解ですし、読み解くことは不可能です。
この漢字の海に飛び込むと、分かるようで意味が分からないため、頭が自然にボーっとしてきて、思考停止になります
そして、知らない間に意識がなくなります(笑)
騙されたと思ってやってみてください。

すぐに眠くなってしまう具体的な手順

以下の通りやってみてください。

1.スマホ画面を最も暗くする

2.寝ながら左手でスマホを持ちながら、スマホ画面は顔に対して斜め45度くらいにして、画面を見る。(つまり顔の画面を正面で見るのではなく、なるべく画面を光を直接目に入れないようにして見るという意味です)

3. 目は薄目にしてスマホを見る

4.以下のお経を1文ずつ目で丁寧に追いながらスクロールしていく
(どんどんスクロールするのではなく、文を1文ずつぼーっと眺める)

4.眠気が出てきたら、すぐにスマホを脇に置いて、すぐ眠る

これだけです。

では、以下より眠くなる世界へ・・・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  是故空中 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声香味触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尽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一切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三世諸仏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是大神呪 是大明呪 是無上呪 是無等等呪 能除一切苦 真実不虚  故説般若波羅蜜多呪 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 波羅羯諦 波羅僧羯諦 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
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舎利子色不異空空不
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
是舎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
耳鼻舌身意無色声香味触法無眼界乃至
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尽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
所得故菩提薩垂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
圭礙無圭礙故無有恐怖遠離一切顛倒夢
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仏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
多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
呪能除一切苦真実不虚故説般若波羅蜜
多呪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波羅羯諦波羅僧羯諦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舎利礼文
一心頂礼 万徳円満 釈迦如来 真身舎利 本地法身 法界塔婆 我等礼敬 為我現身 入我我入 佛加持故 我証菩提 以佛神力 利益衆生 発菩提心 修菩薩行 同入円寂 平等大智 今将頂礼

妙法蓮華経
文殊師利 導師何故 眉間白毫 大光普照 雨曼陀羅 曼殊沙華 栴檀香風 悦可衆心 以是因縁 地皆厳浄 而此世界 六種震動 時四部衆 咸皆歓喜 身意快然 得未曾有 眉間光明 照于東方 万八千土 皆如金色 従阿鼻獄 上至有頂 諸世界中 六道衆生 生死所趣 善悪業縁 受報好醜 於此悉見 又覩諸仏 聖主師子 演説経典 微妙第一 其声清浄 出柔軟音 教諸菩薩 無数億万 梵音深妙 令人楽聞 各於世界 講説正法 種種因縁 以無量諭 照明仏法 開悟衆生 若人遭苦 厭老病死 為説涅槃 尽諸苦際 若人有福 曾供養仏 志求勝法 為説縁覚 若有仏子 修種種行 求無上慧 為説浄道 文殊師利 我住於此 見聞若斯 及千億事 如是衆多 今当略説 我見彼土 恒沙菩薩 種種因縁 而求仏道 或有行施 金銀珊瑚 宝飾輦輿 歓喜布施 回向仏道 願得是乗 三界第一 諸仏所歎 或有菩薩 駟馬宝車 欄楯華蓋 軒飾布施 復見菩薩 身肉手足 及妻子施 求無上道 又見菩薩 頭目身体 欣楽施与 求仏智慧 文殊師利 我見諸王 往詣仏所 問無上道 便捨楽土 宮殿臣妾 剃除鬚髪 而被法服 或見菩薩 而作比丘 独処閑静 楽誦経典 又見菩薩 勇猛精進 入於深山 思惟仏道 又見離欲 常処空閑 深修禅定 得五神通 又見菩薩 安禅合掌 以千万偈 讃諸法王 復見菩薩 智深志固 能問諸仏 聞悉受持 又見仏子 定慧具足 以無量諭 為衆講法 欣楽説法 化諸菩薩 破魔兵衆 而撃法鼓 又見菩薩 寂然宴黙 天龍恭敬 不以為喜 又見菩薩 処林放光 済地獄苦 令入仏道 又見仏子 未嘗睡眠 経行林中 勤求仏道 又見具戒 威儀無欠 浄如宝珠 以求仏道 又見仏子 住忍辱力 増上慢人 悪罵捶打 皆悉能忍 以求仏道 又見菩薩 離諸戲笑 及癡眷属 親近智者 一心除乱 摂念山林 億千万歳 以求仏道 或見菩薩 肴膳飲食 百種湯薬 施仏及僧 名衣上服 価直千万 或無価衣 施仏及僧 千万億種 栴檀宝舎 衆妙臥具 施仏及僧 清浄園林 華果茂盛 流泉浴池 施仏及僧 如是等施 種種微妙 歓喜無厭 求無上道 或有菩薩 説寂滅法 種種教詔 無数衆生 或見菩薩 観諸法性 無有二相 猶如虚空 又見仏子 心無所著 以此妙慧 求無上道 文殊師利 又有菩薩 仏滅度後 供養舎利 又見仏子 造諸塔廟 無数恒沙 厳飾国界 宝塔高妙 五千由旬 縦広正等 二千由旬 一一塔廟 各千幢旛 珠交露幔 宝鈴和鳴 諸天龍神 人及非人 香華伎楽 常以供養 文殊師利 諸仏子等 為供舎利 厳飾塔廟 国界自然 殊特妙好 如天樹王 其華開敷 仏放一光 我及衆会 見此国界 種種殊妙 諸仏神力 智慧希有 放一浄光 照無量国 我等見此 得未曾有 仏子文殊 願決衆疑 四衆欣仰 瞻仁及我 世尊何故 放斯光明 仏子時答 決疑令喜 何所饒益 演斯光明 仏坐道場 所得妙法 為欲説此 為当授記 示諸仏土 衆宝厳浄 及見諸仏 此非小縁 文殊当知 四衆龍神 瞻察仁者 為説何等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数劫 有仏人中尊 号日月燈明 世尊演説法 度無量衆生 無数億菩薩 令入仏智慧 仏未出家時 所生八王子 見大聖出家 亦随修梵行 時仏説大乗 経名無量義 於諸大衆中 而為広分別 仏説此経已 即於法座上 跏趺坐三昧 名無量義処 天雨曼陀華 天鼓自然鳴 諸天龍鬼神 供養人中尊 一切諸仏土 即時大震動 仏放眉間光 現諸希有事 此光照東方 万八千仏土 示一切衆生 生死業報処 有見諸仏土 以衆宝荘厳 瑠璃頗梨色 斯由仏光照 及見諸天人 龍神夜叉衆 乾闥緊那羅 各供養其仏 又見諸如来 自然成仏道 身色如金山 端厳甚微妙 如浄瑠璃中 内現真金像 世尊在大衆 敷演深法義 一一諸仏土 声聞衆無数 因仏光所照 悉見彼大衆 或有諸比丘 在於山林中 精進持浄戒 猶如護明珠 又見諸菩薩 行施忍辱等 其数如恒沙 斯由仏光照 又見諸菩薩 深入諸禅定 身心寂不動 以求無上道 又見諸菩薩 知法寂滅相 各於其国土 説法求仏道 爾時四部衆 見日月燈仏 現大神通力 其心皆歓喜 各各自相問 是事何因縁 天人所奉尊 適従三昧起 讃妙光菩薩 汝為世間眼 一切所帰信 能奉持法蔵 如我所説法 唯汝能証知 世尊既讃歎 令妙光歓喜 説是法華経 満六十小劫 不起於此座 所説上妙法 是妙光法師 悉皆能受持 仏説是法華 令衆歓喜已 尋即於是日 告於天人衆 諸法実相義 已為汝等説 我今於中夜 当入於涅槃 汝一心精進 当離於放逸 諸仏甚難値 億劫時一遇 世尊諸子等 聞仏入涅槃 各各懐悲悩 仏滅一何速 聖主法之王 安慰無量衆 我若滅度時 汝等勿憂怖 是徳蔵菩薩 於無漏実相 心已得通達 其次当作仏 号曰為浄身 亦度無量衆 仏此夜滅度 如薪尽火滅 分布諸舎利 而起無量塔 比丘比丘尼 其数如恒沙 倍復加精進 以求無上道 是妙光法師 奉持仏法蔵 八十小劫中 広宣法華経 是諸八王子 妙光所開化 堅固無上道 当見無数仏 供養諸仏已 随順行大道 相継得成仏 転次而授記 最後天中天 号曰然燈仏 諸仙之導師 度脱無量衆 是妙光法師 時有一弟子 心常懐懈怠 貪著於名利 求名利無厭 多遊族姓家 棄捨所習誦 廃忘不通利 以是因縁故 号之為求名 亦行衆善業 得見無数仏 供養於諸仏 随順行大道 具六波羅蜜 今見釈師子 其後当作仏 号名曰弥勒 広度諸衆生 其数無有量 彼仏滅度後 懈怠者汝是 妙光法師者 今則我身是 我見燈明仏 本光瑞如此 以是知今仏 欲説法華経 今相如本瑞 是諸仏方便 今仏放光明 助発実相義 諸人今当知 合掌一心待 仏当雨法雨 充足求道者 諸求三乗人 若有疑悔者 仏当為除断 令尽無有余 慧日大聖尊 久乃説是法 自説得如是 力無畏三昧 禅定解脱等 不可思議法 道場所得法 無能発問者 我意難可測 亦無能問者 無問而自説 称歎所行道 智慧甚微妙 諸仏之所得 無漏諸羅漢 及求涅槃者 今皆墮疑網 仏何故説是 其求縁覚者 比丘比丘尼 諸天龍鬼神 及乾闥婆等 相視懐猶予 瞻仰両足尊 是事為云何 願仏為解説 於諸声聞衆 仏説我第一 我今自於智 疑惑不能了 為是究竟法 為是所行道 仏口所生子 合掌瞻仰待 願出微妙音 時為如実説 諸天龍神等 其数如恒沙 求仏諸菩薩 大数有八万 又諸万億国 転輪聖王至 合掌以敬心 欲聞具足道 無上両足尊 願説第一法 我為仏長子 唯垂分別説 是会無量衆 能敬信此法 仏已曾世世 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 欲聴受仏語 我等千二百 及余求仏者 願為此衆故 唯垂分別説 是等聞此法 則生大歓喜 比丘比丘尼 有懐増上慢 優婆塞我慢 優婆夷不信 如是四衆等 其数有五千 不自見其過 於戒有欠漏 護惜其瑕疵 是小智已出 衆中之糟糠 仏威徳故去 斯人尠福徳 不堪受是法 此衆無枝葉 唯有諸貞実 舎利弗善聴 諸仏所得法 無量方便力 而為衆生説 衆生心所念 種種所行道 若干諸欲性 先世善悪業 仏悉知是已 以諸縁譬諭 言辞方便力 令一切歓喜 或説脩多羅 伽陀及本事 本生未曾有 亦説於因縁 譬諭并祇夜 優波提舎経 鈍根楽小法 貪著於生死 於諸無量仏 不行深妙道 衆苦所悩乱 為是説涅槃 我設是方便 令得入仏慧 未曾説汝等 当得成仏道 所以未曾説 説時未至故 今正是其時 決定説大乗 我此九部法 随順衆生説 入大乗為本 以故説是経 有仏子心浄 柔軟亦利根 無量諸仏所 而行深妙道 為此諸仏子 説是大乗経 我記如是人 来世成仏道 以深心念仏 修持浄戒故 此等聞得仏 大喜充遍身 仏知彼心行 故為説大乗 声聞若菩薩 聞我所説法 乃至於一偈 皆成仏無疑 十方仏土中 唯有一乗法 無二亦無三 除仏方便説 但以仮名字 引導於衆生 説仏智慧故 諸仏出於世 唯此一事実 余二則非真 終不以小乗 済度於衆生 仏自住大乗 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荘厳 以此度衆生 自証無上道 大乗平等法 若以小乗化 乃至於一人 我則墮慳貪 此事為不可 若人信帰仏 如来不欺誑 亦無貪嫉意 断諸法中悪 故仏於十方 而独無所畏 我以相厳身 光明照世間 無量衆所尊 為説実相印 舎利弗当知 我本立誓願 欲令一切衆 如我等無異 如我昔所願 今者已満足 化一切衆生 皆令入仏道 若我遇衆生 尽教以仏道 無智者錯乱 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衆生 未曾修善本 堅著於五欲 癡愛故生悩 以諸欲因縁 墜墮三悪道 輪回六趣中 備受諸苦毒 受胎之微形 世世常増長 薄徳少福人 衆苦所逼迫 入邪見稠林 若有若無等 依止此諸見 具足六十二 深著虚妄法 堅受不可捨 我慢自矜高 諂曲心不実 於千万億劫 不聞仏名字 亦不聞正法 如是人難度 是故舎利弗 我為設方便 説諸尽苦道 示之以涅槃 我雖説涅槃 是亦非真滅 諸法従本来 常自寂滅相 仏子行道已 来世得作仏 我有方便力 開示三乗法 一切諸世尊 皆説一乗道 今此諸大衆 皆応除疑惑 諸仏語無異 唯一無二乗 過去無数劫 無量滅度仏 百千万億種 其数不可量 如是諸世尊 種種縁譬諭 無数方便力 演説諸法相 是諸世尊等 皆説一乗法 化無量衆生 令入於仏道 又諸大聖主 知一切世間 天人群生類 深心之所欲 更以異方便 助顕第一義 若有衆生類 値諸過去仏 若聞法布施 或持戒忍辱 精進禅智等 種種修福徳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若人善軟心 如是諸衆生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供養舎利者 起万億種塔 金銀及頗梨 ??与碼碯 ?瑰瑠璃珠 清浄広厳飾 荘校於諸塔 或有起石廟 栴檀及沈水 木櫁并余材 甎瓦泥土等 若於曠野中 積土成仏廟 乃至童子戲 聚沙為仏塔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若人為仏故 建立諸形像 刻彫成衆相 皆已成仏道 或以七宝成 鍮鉐赤白銅 白鑞及鉛錫 鉄木及与泥 或以膠漆布 厳飾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綵画作仏像 百福荘厳相 自作若使人 皆已成仏道 乃至童子戲 若草木及筆 或以指爪甲 而画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漸漸積功徳 具足大悲心 皆已成仏道 但化諸菩薩 度脱無量衆 若人於塔廟 宝像及画像 以華香旛蓋 敬心而供養 若使人作楽 撃鼓吹角貝 簫笛琴箜篌 琵琶鐃銅? 如是衆妙音 尽持以供養 或以歓喜心 歌唄頌仏徳 乃至一小音 皆已成仏道 若人散乱心 乃至以一華 供養於画像 漸見無数仏 或有人礼拜 或復但合掌 乃至挙一手 或復小低頭 以此供養像 漸見無量仏 自成無上道 広度無数衆 入無余涅槃 如薪尽火滅 若人散乱心 入於塔廟中 一称南無仏 皆已成仏道 於諸過去仏 現在或滅後 若有聞是法 皆已成仏道 未来諸世尊 其数無有量 是諸如来等 亦方便説法 一切諸如来 以無量方便 度脱諸衆生 入仏無漏智 若有聞法者 無一不成仏 諸仏本誓願 我所行仏道 普欲令衆生 亦同得此道 未来世諸仏 雖説百千億 無数諸法門 其実為一乗 諸仏両足尊 知法常無性 仏種従縁起 是故説一乗 是法住法位 世間相常住 於道場知已 導師方便説 天人所供養 現在十方仏 其数如恒沙 出現於世間 安穏衆生故 亦説如是法 知第一寂滅 以方便力故 雖示種種道 其実為仏乗 知衆生諸行 深心之所念 過去所習業 欲性精進力 及諸根利鈍 以種種因縁 譬諭亦言辞 随応方便説 今我亦如是 安穏衆生故 以種種法門 宣示於仏道 我以智慧力 知衆生性欲 方便説諸法 皆令得歓喜 舎利弗当知 我以仏眼観 見六道衆生 貧窮無福慧 入生死険道 相続苦不断 深著於五欲 如?牛愛尾 以貪愛自蔽 盲瞑無所見 不求大勢仏 及与断苦法 深入諸邪見 以苦欲捨苦 為是衆生故 而起大悲心 我始坐道場 観樹亦経行 於三七日中 思惟如是事 我所得智慧 微妙最第一 衆生諸根鈍 著楽癡所盲 如斯之等類 云何而可度 爾時諸梵王 及諸天帝釈 護世四天王 及大自在天 并余諸天衆 眷属百千万 恭敬合掌礼 請我転法輪 我即自思惟 若但讃仏乗 衆生没在苦 不能信是法 破法不信故 墜於三悪道 我寧不説法 疾入於涅槃 尋念過去仏 所行方便力 我今所得道 亦応説三乗 作是思惟時 十方仏皆現 梵音慰諭我 善哉釈迦文 第一之導師 得是無上法 随諸一切仏 而用方便力 我等亦皆得 最妙第一法 為諸衆生類 分別説三乗 少智楽小法 不自信作仏 是故以方便 分別説諸果 雖復説三乗 但為教菩薩 舎利弗当知 我聞聖師子 深浄微妙音 喜称南無仏 復作如是念 我出濁悪世 如諸仏所説 我亦随順行 思惟是事已 即趣波羅奈 諸法寂滅相 不可以言宣 以方便力故 為五比丘説 是名転法輪 便有涅槃音 及以阿羅漢 法僧差別名 従久遠劫来 讃示涅槃法 生死苦永尽 我常如是説 舎利弗当知 我見仏子等 志求仏道者 無量千万億 咸以恭敬心 皆来至仏所 曾従諸仏聞 方便所説法 我即作是念 如来所以出 為説仏慧故 今正是其時 舎利弗当知 鈍根小智人 著相?慢者 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 於諸菩薩中 正直捨方便 但説無上道 菩薩聞是法 疑網皆已除 千二百羅漢 悉亦当作仏 如三世諸仏 説法之儀式 我今亦如是 説無分別法 諸仏興出世 縣遠値遇難 正使出于世 説是法復難 無量無数劫 聞是法亦難 能聴是法者 斯人亦復難 譬如優曇華 一切皆愛楽 天人所希有 時時乃一出 聞法歓喜讃 乃至発一言 則為已供養 一切三世仏 是人甚希有 過於優曇華 汝等勿有疑 我為諸法王 普告諸大衆 但以一乗道 教化諸菩薩 無声聞弟子 汝等舎利弗 声聞及菩薩 当知是妙法 諸仏之秘要 以五濁悪世 但楽著諸欲 如是等衆生 終不求仏道 当来世悪人 聞仏説一乗 迷惑不信受 破法墮悪道 有慙愧清浄 志求仏道者 当為如是等 広讃一乗道 舎利弗当知 諸仏法如是 以万億方便 随宜而説法 其不習学者 不能暁了此 汝等既已知 諸仏世之師 随宜方便事 無復諸疑惑 心生大歓喜 自知当作仏 我聞是法音 得所未曾有 心懐大歓喜 疑網皆已除 昔来蒙仏教 不失於大乗 仏音甚希有 能除衆生悩 我已得漏尽 聞亦除憂悩 我処於山谷 或在林樹下 若坐若経行 常思惟是事 嗚呼深自責 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仏子 同入無漏法 不能於未来 演説無上道 金色三十二 十力諸解脱 同共一法中 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 十八不共法 如是等功徳 而我皆已失 我独経行時 見仏在大衆 名聞満十方 広饒益衆生 自惟失此利 我為自欺誑 我常於日夜 毎思惟是事 欲以問世尊 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 称讃諸菩薩 以是於日夜 籌量如此事 今聞仏音声 随宜而説法 無漏難思議 令衆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 為諸梵志師 世尊知我心 拔邪説涅槃 我悉除邪見 於空法得証 爾時心自謂 得至於滅度 而今乃自覚 非是実滅度 若得作仏時 具三十二相 天人夜叉衆 龍神等恭敬 是時乃可謂 永尽滅無余 仏於大衆中 説我当作仏 聞如是法音 疑悔悉已除 初聞仏所説 心中大驚疑 将非魔作仏 悩乱我心耶 仏以種種縁 譬諭巧言説 其心安如海 我聞疑網断 仏説過去世 無量滅度仏 安住方便中 亦皆説是法 現在未来仏 其数無有量 亦以諸方便 演説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 従生及出家 得道転法輪 亦以方便説 世尊説実道 波句無此事 以是我定知 非是魔作仏 我墮疑網故 謂是魔所為 聞仏柔軟音 深遠甚微妙 演暢清浄法 我心大歓喜 疑悔永已尽 安住実智中 我定当作仏 為天人所敬 転無上法輪 教化諸菩薩 舎利弗来世 成仏普智尊 号名曰華光 当度無量衆 供養無数仏 具足菩薩行 十力等功徳 証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 劫名大宝厳 世界名離垢 清浄無瑕穢 以瑠璃為地 金縄界其道 七宝雑色樹 常有華果実 彼国諸菩薩 志念常堅固 神通波羅蜜 皆已悉具足 於無数仏所 善学菩薩道 如是等大士 華光仏所化 仏為王子時 棄国捨世栄 於最末後身 出家成仏道 華光仏住世 寿十二小劫 其国人民衆 寿命八小劫 仏滅度之後 正法住於世 三十二小劫 広度諸衆生 正法滅尽已 像法三十二 舎利広流布 天人普供養 華光仏所為 其事皆如是 其両足聖尊 最勝無倫匹 彼即是汝身 宜応自欣慶 象馬牛羊 輦輿車乗 田業僮僕 人民衆多 出入息利 乃遍佗国 商估賈人 無処不有 千万億衆 囲繞恭敬 常為王者 之所愛念 群臣豪族 皆共宗重 以諸縁故 往来者衆 豪富如是 有大力勢 而年朽邁 益憂念子 夙夜惟念 死時将至 癡子捨我 五十余年 庫蔵諸物 当如之何 爾時窮子 求索衣食 従邑至邑 従国至国 或有所得 或無所得 飢餓羸痩 体生瘡癬 漸次経歴 到父住城 傭賃展転 遂至父舎 爾時長者 於其門内 施大宝帳 処師子座 眷属囲繞 諸人侍衛 或有計算 金銀宝物 出内財産 注記券疏 窮子見父 豪貴尊厳 謂是国王 若是王等 驚怖自怪 何故至此 覆自念言 我若久住 或見逼迫 強駆使作 思惟是已 馳走而去 借問貧里 欲往傭作 長者是時 在師子座 遥見其子 黙而識之 即勅使者 追捉将来 窮子驚喚 迷悶躄地 是人執我 必当見殺 何用衣食 使我至此 長者知子 愚癡狭劣 不信我言 不信是父 即以方便 更遣余人 眇目?陋 無威徳者 汝可語之 云当相雇 除諸糞穢 倍与汝価 窮子聞之 歓喜随来 為除糞穢 浄諸房舎 長者於? 常見其子 念子愚劣 楽為鄙事 於是長者 著弊垢衣 執除糞器 往到子所 方便附近 語令勤作 既益汝価 并塗足油 飲食充足 薦席厚暖 如是苦言 汝当勤作 又以軟語 若如我子 長者有智 漸令入出 経二十年 執作家事 示其金銀 真珠頗梨 諸物出入 皆使令知 猶処門外 止宿草菴 自念貧事 我無此物 父知子心 漸已曠大 欲与財物 即聚親族 国王大臣 刹利居士 於此大衆 説是我子 捨我佗行 経五十歳 自見子来 已二十年 昔於某城 而失是子 周行求索 遂来至此 凡我所有 舎宅人民 悉以付之 恣其所用 子念昔貧 志意下劣 今於父所 大獲珍宝 并及舎宅 一切財物 甚大歓喜 得未曾有 仏亦如是 知我楽小 未曾説言 汝等作仏 而説我等 得諸無漏 成就小乗 声聞弟子 仏勅我等 説最上道 修習此者 当得成仏 我承仏教 為大菩薩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若干言辞 説無上道 諸仏子等 従我聞法 日夜思惟 精勤修習 是時諸仏 即授其記 汝於来世 当得作仏 一切諸仏 秘蔵之法 但為菩薩 演其実事 而不為我 説斯真要 我等雖説 仏法宝蔵 自無志願 亦復如是 我等内滅 自謂為足 唯了此事 更無余事 我等若聞 浄仏国土 教化衆生 都無欣楽 所以者何 一切諸法 皆悉空寂 無生無滅 無大無小 無漏無為 如是思惟 不生喜楽 我等長夜 於仏智慧 無貪無著 無復志願 而自於法 謂是究竟 我等長夜 修習空法 得脱三界 苦悩之患 住最後身 有余涅槃 仏所教化 得道不虚 則為已得 報仏之恩 我等雖為 諸仏子等 説菩薩法 以求仏道 而於是法 永無願楽 導師見捨 観我心故 初不勧進 説有実利 如富長者 知子志劣 以方便力 柔伏其心 然後乃付 一切財宝 仏亦如是 現希有事 知楽小者 以方便力 調伏其心 乃教大智 我等今日 得未曾有 非先所望 而今自得 如彼窮子 得無量宝 世尊我今 得道得果 於無漏法 得清浄眼 我等長夜 持仏浄戒 始於今日 得其果報 法王法中 久修梵行 今得無漏 無上大果 我等今者 真是声聞 以仏道声 令一切聞 我等今者 真阿羅漢 於諸世間 天人魔梵 普於其中 応受供養 世尊大恩 以希有事 憐愍教化 利益我等 無量億劫 誰能報者 手足供給 頭頂礼敬 一切供養 皆不能報 若以頂戴 両肩荷負 於恒沙劫 尽心恭敬 又以美膳 無量宝衣 及諸臥具 種種湯薬 牛頭栴檀 及諸珍宝 以起塔廟 宝衣布地 如斯等事 以用供養 於恒沙劫 亦不能報 諸仏希有 無量無辺 不可思議 大神通力 無漏無為 諸法之王 能為下劣 忍于斯事 取相凡夫 随宜為説 諸仏於法 得最自在 知諸衆生 種種欲楽 及其志力 随所堪任 以無量諭 而為説法 随諸衆生 宿世善根 又知成熟 未成熟者 種種籌量 分別知已 於一乗道 随宜説三 破有法王 出現世間 随衆生欲 種種説法 如来尊重 智慧深遠 久黙斯要 不務速説 有智若聞 則能信解 無智疑悔 則為永失 是故迦葉 随力為説 以種種縁 令得正見 迦葉当知 譬如大雲 起於世間 遍覆一切 慧雲含潤 電光晃曜 雷声遠震 令衆悦予 日光掩蔽 地上清涼 靉靆垂布 如可承攬 其雨普等 四方倶下 流?無量 率土充洽 山川険谷 幽邃所生 卉木薬草 大小諸樹 百穀苗稼 甘蔗蒲萄 雨之所潤 無不豊足 乾地普洽 薬木並茂 其雲所出 一味之水 草木叢林 随分受潤 一切諸樹 上中下等 称其大小 各得生長 根茎枝葉 華果光色 一雨所及 皆得鮮沢 如其体相 性分大小 所潤是一 而各滋茂 仏亦如是 出現於世 譬如大雲 普覆一切 既出于世 為諸衆生 分別演説 諸法之実 大聖世尊 於諸天人 一切衆中 而宣是言 我為如来 両足之尊 出于世間 猶如大雲 充潤一切 枯槁衆生 皆令離苦 得安穏楽 世間之楽 及涅槃楽 諸天人衆 一心善聴 皆応到此 覲無上尊 我為世尊 無能及者 安穏衆生 故現於世 為大衆説 甘露浄法 其法一味 解脱涅槃 以一妙音 演暢斯義 常為大乗 而作因縁 我観一切 普皆平等 無有彼此 愛憎之心 我無貪著 亦無限礙 恒為一切 平等説法 如為一人 衆多亦然 常演説法 曾無佗事 去来坐立 終不疲厭 充足世間 如雨普潤 貴賎上下 持戒毀戒 威儀具足 及不具足 正見邪見 利根鈍根 等雨法雨 而無懈倦 一切衆生 聞我法者 随力所受 住於諸地 或処人天 転輪聖王 釈梵諸王 是小薬草 知無漏法 能得涅槃 起六神通 及得三明 独処山林 常行禅定 得縁覚証 是中薬草 求世尊処 我当作仏 行精進定 是上薬草 又諸仏子 専心仏道 常行慈悲 自知作仏 決定無疑 是名小樹 安住神通 転不退輪 度無量億 百千衆生 如是菩薩 名為大樹 仏平等説 如一味雨 随衆生性 所受不同 如彼草木 所稟各異 仏以此諭 方便開示 種種言辞 演説一法 於仏智慧 如海一滴 我雨法雨 充満世間 一味之法 随力修行 如彼叢林 薬草諸樹 随其大小 漸増茂好 諸仏之法 常以一味 令諸世間 普得具足 漸次修行 皆得道果 声聞縁覚 処於山林 住最後身 聞法得果 是名薬草 各得増長 若諸菩薩 智慧堅固 了達三界 求最上乗 是名小樹 而得増長 復有住禅 得神通力 聞諸法空 心大歓喜 放無数光 度諸衆生 是名大樹 而得増長 如是迦葉 仏所説法 譬如大雲 以一味雨 潤於人華 各得成実 迦葉当知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開示仏道 是我方便 諸仏亦然 今為汝等 説最実事 諸声聞衆 皆非滅度 汝等所行 是菩薩道 漸漸修学 悉当成仏 善哉見諸仏 救世之聖尊 能於三界獄 勉出諸衆生 普智天人尊 愍哀群萌類 能開甘露門 広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 空過無有仏 世尊未出時 十方常闇瞑 三悪道増長 阿脩羅亦盛 諸天衆転減 死多墮悪道 不従仏聞法 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縁故 失楽及楽想 住於邪見法 不識善儀則 不蒙仏所化 常墮於悪道 仏為世間眼 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衆生 故現於世間 超出成正覚 我等甚欣慶 及余一切衆 喜歎未曾有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厳飾 今以奉世尊 唯垂哀納受 願以此功徳 普及於一切 我等与衆生 皆共成仏道 大通智勝仏 十劫坐道場 仏法不現前 不得成仏道 諸天神龍王 阿脩羅衆等 常雨於天華 以供養彼仏 諸天撃天鼓 并作衆伎楽 香風吹萎華 更雨新好者 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仏道 諸天及世人 心皆懐踊躍 彼仏十六子 皆与其眷属 千万億囲繞 倶行至仏所 頭面礼仏足 而請転法輪 聖師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難値 久遠時一現 為覚悟群生 震動於一切 東方諸世界 五百万億国 梵宮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 尋来至仏所 散華以供養 并奉上宮殿 請仏転法輪 以偈而讃歎 仏知時未至 受請黙然坐 三方及四維 上下亦復爾 散華奉宮殿 請仏転法輪 世尊甚難値 願以大慈悲 広開甘露門 転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 受彼衆人請 為宣種種法 四諦十二縁 無明至老死 皆従生縁有 如是衆過患 汝等応当知 宣暢是法時 六百万億 得尽諸苦際 皆成阿羅漢 第二説法時 千万恒沙衆 於諸法不受 亦得阿羅漢 従是後得道 其数無有量 万億劫算数 不能得其辺 時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弥 皆共請彼仏 演説大乗法 我等及営従 皆当成仏道 願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浄 仏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無量因縁 種種諸譬諭 説六波羅蜜 及諸神通事 分別真実法 菩薩所行道 説是法華経 如恒河沙偈 彼仏説経已 静室入禅定 一心一処坐 八万四千劫 是諸沙弥等 知仏禅未出 為無量億衆 説仏無上慧 各各坐法座 説是大乗経 於仏宴寂後 宣揚助法化 一一沙弥等 所度諸衆生 有六百万億 恒河沙等衆 彼仏滅度後 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仏土 常与師倶生 是十六沙弥 具足行仏道 今現在十方 各得成正覚 爾時聞法者 各在諸仏所 其有住声聞 漸教以仏道 我在十六数 曾亦為汝説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趣仏慧 以是本因縁 今説法華経 令汝入仏道 愼勿懐驚懼 譬如険悪道 迥絶多毒獣 又復無水草 人所怖畏処 無数千万衆 欲過此険道 其路甚曠遠 経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 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 在険済衆難 衆人皆疲倦 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 於此欲退還 導師作是念 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 而失大珍宝 尋時思方便 当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荘厳諸舎宅 周匝有園林 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楼閣 男女皆充満 即作是化已 慰衆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随所楽 諸人既入城 心皆大歓喜 皆生安穏想 自謂已得度 導師知息已 集衆而告言 汝等当前進 此是化城耳 我見汝疲極 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 權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進 当共至宝所 我亦復如是 為一切導師 見諸求道者 中路而懈廃 不能度生死 煩悩諸険道 故以方便力 為息説涅槃 言汝等苦滅 所作皆已弁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衆 為説真実法 諸仏方便力 分別説三乗 唯有一仏乗 息処故説二 今為汝説実 汝所得非滅 為仏一切智 当発大精進 汝証一切智 十力等仏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実滅 諸仏之導師 為息説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於仏慧 諸比丘諦聴 仏子所行道 善学方便故 不可得思議 知衆楽小法 而畏於大智 是故諸菩薩 作声聞縁覚 以無数方便 化諸衆生類 自説是声聞 去仏道甚遠 度脱無量衆 皆悉得成就 雖小欲懈怠 漸当令作仏 内秘菩薩行 外現是声聞 少欲厭生死 実自浄仏土 示衆有三毒 又現邪見相 我弟子如是 方便度衆生 若我具足説 種種現化事 衆生聞是者 心則懐疑惑 今此富楼那 於昔千億仏 勤修所行道 宣護諸仏法 為求無上慧 而於諸仏所 現居弟子上 多聞有智慧 所説無所畏 能令衆歓喜 未曾有疲倦 而以助仏事 已度大神通 具四無礙慧 知衆根利鈍 常説清浄法 演暢如是義 教諸千億衆 令住大乗法 而自浄仏土 未来亦供養 無量無数仏 護助宣正法 亦自浄仏土 常以諸方便 説法無所畏 度不可計衆 成就一切智 供養諸如来 護持法宝蔵 其後得成仏 号名曰法明 其国名善浄 七宝所合成 劫名為宝明 菩薩衆甚多 其数無量億 皆度大神通 威徳力具足 充満其国土 声聞亦無数 三明八解脱 得四無礙智 以是等為僧 其国諸衆生 婬欲皆已断 純一変化生 具相荘厳身 法喜禅悦食 更無余食想 無有諸女人 亦無諸悪道 富楼那比丘 功徳悉成満 当得斯浄土 賢聖衆甚多 如是無量事 我今但略説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  是故空中 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声香味触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尽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一切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三世諸仏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是大神呪 是大明呪 是無上呪 是無等等呪 能除一切苦 真実不虚  故説般若波羅蜜多呪 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 波羅羯諦 波羅僧羯諦 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
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舎利子色不異空空不
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
是舎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
耳鼻舌身意無色声香味触法無眼界乃至
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尽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
所得故菩提薩垂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
圭礙無圭礙故無有恐怖遠離一切顛倒夢
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仏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
多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
呪能除一切苦真実不虚故説般若波羅蜜
多呪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波羅羯諦波羅僧羯諦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舎利礼文
一心頂礼 万徳円満 釈迦如来 真身舎利 本地法身 法界塔婆 我等礼敬 為我現身 入我我入 佛加持故 我証菩提 以佛神力 利益衆生 発菩提心 修菩薩行 同入円寂 平等大智 今将頂礼


妙法蓮華経
文殊師利 導師何故 眉間白毫 大光普照 雨曼陀羅 曼殊沙華 栴檀香風 悦可衆心 以是因縁 地皆厳浄 而此世界 六種震動 時四部衆 咸皆歓喜 身意快然 得未曾有 眉間光明 照于東方 万八千土 皆如金色 従阿鼻獄 上至有頂 諸世界中 六道衆生 生死所趣 善悪業縁 受報好醜 於此悉見 又覩諸仏 聖主師子 演説経典 微妙第一 其声清浄 出柔軟音 教諸菩薩 無数億万 梵音深妙 令人楽聞 各於世界 講説正法 種種因縁 以無量諭 照明仏法 開悟衆生 若人遭苦 厭老病死 為説涅槃 尽諸苦際 若人有福 曾供養仏 志求勝法 為説縁覚 若有仏子 修種種行 求無上慧 為説浄道 文殊師利 我住於此 見聞若斯 及千億事 如是衆多 今当略説 我見彼土 恒沙菩薩 種種因縁 而求仏道 或有行施 金銀珊瑚 宝飾輦輿 歓喜布施 回向仏道 願得是乗 三界第一 諸仏所歎 或有菩薩 駟馬宝車 欄楯華蓋 軒飾布施 復見菩薩 身肉手足 及妻子施 求無上道 又見菩薩 頭目身体 欣楽施与 求仏智慧 文殊師利 我見諸王 往詣仏所 問無上道 便捨楽土 宮殿臣妾 剃除鬚髪 而被法服 或見菩薩 而作比丘 独処閑静 楽誦経典 又見菩薩 勇猛精進 入於深山 思惟仏道 又見離欲 常処空閑 深修禅定 得五神通 又見菩薩 安禅合掌 以千万偈 讃諸法王 復見菩薩 智深志固 能問諸仏 聞悉受持 又見仏子 定慧具足 以無量諭 為衆講法 欣楽説法 化諸菩薩 破魔兵衆 而撃法鼓 又見菩薩 寂然宴黙 天龍恭敬 不以為喜 又見菩薩 処林放光 済地獄苦 令入仏道 又見仏子 未嘗睡眠 経行林中 勤求仏道 又見具戒 威儀無欠 浄如宝珠 以求仏道 又見仏子 住忍辱力 増上慢人 悪罵捶打 皆悉能忍 以求仏道 又見菩薩 離諸戲笑 及癡眷属 親近智者 一心除乱 摂念山林 億千万歳 以求仏道 或見菩薩 肴膳飲食 百種湯薬 施仏及僧 名衣上服 価直千万 或無価衣 施仏及僧 千万億種 栴檀宝舎 衆妙臥具 施仏及僧 清浄園林 華果茂盛 流泉浴池 施仏及僧 如是等施 種種微妙 歓喜無厭 求無上道 或有菩薩 説寂滅法 種種教詔 無数衆生 或見菩薩 観諸法性 無有二相 猶如虚空 又見仏子 心無所著 以此妙慧 求無上道 文殊師利 又有菩薩 仏滅度後 供養舎利 又見仏子 造諸塔廟 無数恒沙 厳飾国界 宝塔高妙 五千由旬 縦広正等 二千由旬 一一塔廟 各千幢旛 珠交露幔 宝鈴和鳴 諸天龍神 人及非人 香華伎楽 常以供養 文殊師利 諸仏子等 為供舎利 厳飾塔廟 国界自然 殊特妙好 如天樹王 其華開敷 仏放一光 我及衆会 見此国界 種種殊妙 諸仏神力 智慧希有 放一浄光 照無量国 我等見此 得未曾有 仏子文殊 願決衆疑 四衆欣仰 瞻仁及我 世尊何故 放斯光明 仏子時答 決疑令喜 何所饒益 演斯光明 仏坐道場 所得妙法 為欲説此 為当授記 示諸仏土 衆宝厳浄 及見諸仏 此非小縁 文殊当知 四衆龍神 瞻察仁者 為説何等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数劫 有仏人中尊 号日月燈明 世尊演説法 度無量衆生 無数億菩薩 令入仏智慧 仏未出家時 所生八王子 見大聖出家 亦随修梵行 時仏説大乗 経名無量義 於諸大衆中 而為広分別 仏説此経已 即於法座上 跏趺坐三昧 名無量義処 天雨曼陀華 天鼓自然鳴 諸天龍鬼神 供養人中尊 一切諸仏土 即時大震動 仏放眉間光 現諸希有事 此光照東方 万八千仏土 示一切衆生 生死業報処 有見諸仏土 以衆宝荘厳 瑠璃頗梨色 斯由仏光照 及見諸天人 龍神夜叉衆 乾闥緊那羅 各供養其仏 又見諸如来 自然成仏道 身色如金山 端厳甚微妙 如浄瑠璃中 内現真金像 世尊在大衆 敷演深法義 一一諸仏土 声聞衆無数 因仏光所照 悉見彼大衆 或有諸比丘 在於山林中 精進持浄戒 猶如護明珠 又見諸菩薩 行施忍辱等 其数如恒沙 斯由仏光照 又見諸菩薩 深入諸禅定 身心寂不動 以求無上道 又見諸菩薩 知法寂滅相 各於其国土 説法求仏道 爾時四部衆 見日月燈仏 現大神通力 其心皆歓喜 各各自相問 是事何因縁 天人所奉尊 適従三昧起 讃妙光菩薩 汝為世間眼 一切所帰信 能奉持法蔵 如我所説法 唯汝能証知 世尊既讃歎 令妙光歓喜 説是法華経 満六十小劫 不起於此座 所説上妙法 是妙光法師 悉皆能受持 仏説是法華 令衆歓喜已 尋即於是日 告於天人衆 諸法実相義 已為汝等説 我今於中夜 当入於涅槃 汝一心精進 当離於放逸 諸仏甚難値 億劫時一遇 世尊諸子等 聞仏入涅槃 各各懐悲悩 仏滅一何速 聖主法之王 安慰無量衆 我若滅度時 汝等勿憂怖 是徳蔵菩薩 於無漏実相 心已得通達 其次当作仏 号曰為浄身 亦度無量衆 仏此夜滅度 如薪尽火滅 分布諸舎利 而起無量塔 比丘比丘尼 其数如恒沙 倍復加精進 以求無上道 是妙光法師 奉持仏法蔵 八十小劫中 広宣法華経 是諸八王子 妙光所開化 堅固無上道 当見無数仏 供養諸仏已 随順行大道 相継得成仏 転次而授記 最後天中天 号曰然燈仏 諸仙之導師 度脱無量衆 是妙光法師 時有一弟子 心常懐懈怠 貪著於名利 求名利無厭 多遊族姓家 棄捨所習誦 廃忘不通利 以是因縁故 号之為求名 亦行衆善業 得見無数仏 供養於諸仏 随順行大道 具六波羅蜜 今見釈師子 其後当作仏 号名曰弥勒 広度諸衆生 其数無有量 彼仏滅度後 懈怠者汝是 妙光法師者 今則我身是 我見燈明仏 本光瑞如此 以是知今仏 欲説法華経 今相如本瑞 是諸仏方便 今仏放光明 助発実相義 諸人今当知 合掌一心待 仏当雨法雨 充足求道者 諸求三乗人 若有疑悔者 仏当為除断 令尽無有余 慧日大聖尊 久乃説是法 自説得如是 力無畏三昧 禅定解脱等 不可思議法 道場所得法 無能発問者 我意難可測 亦無能問者 無問而自説 称歎所行道 智慧甚微妙 諸仏之所得 無漏諸羅漢 及求涅槃者 今皆墮疑網 仏何故説是 其求縁覚者 比丘比丘尼 諸天龍鬼神 及乾闥婆等 相視懐猶予 瞻仰両足尊 是事為云何 願仏為解説 於諸声聞衆 仏説我第一 我今自於智 疑惑不能了 為是究竟法 為是所行道 仏口所生子 合掌瞻仰待 願出微妙音 時為如実説 諸天龍神等 其数如恒沙 求仏諸菩薩 大数有八万 又諸万億国 転輪聖王至 合掌以敬心 欲聞具足道 無上両足尊 願説第一法 我為仏長子 唯垂分別説 是会無量衆 能敬信此法 仏已曾世世 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 欲聴受仏語 我等千二百 及余求仏者 願為此衆故 唯垂分別説 是等聞此法 則生大歓喜 比丘比丘尼 有懐増上慢 優婆塞我慢 優婆夷不信 如是四衆等 其数有五千 不自見其過 於戒有欠漏 護惜其瑕疵 是小智已出 衆中之糟糠 仏威徳故去 斯人尠福徳 不堪受是法 此衆無枝葉 唯有諸貞実 舎利弗善聴 諸仏所得法 無量方便力 而為衆生説 衆生心所念 種種所行道 若干諸欲性 先世善悪業 仏悉知是已 以諸縁譬諭 言辞方便力 令一切歓喜 或説脩多羅 伽陀及本事 本生未曾有 亦説於因縁 譬諭并祇夜 優波提舎経 鈍根楽小法 貪著於生死 於諸無量仏 不行深妙道 衆苦所悩乱 為是説涅槃 我設是方便 令得入仏慧 未曾説汝等 当得成仏道 所以未曾説 説時未至故 今正是其時 決定説大乗 我此九部法 随順衆生説 入大乗為本 以故説是経 有仏子心浄 柔軟亦利根 無量諸仏所 而行深妙道 為此諸仏子 説是大乗経 我記如是人 来世成仏道 以深心念仏 修持浄戒故 此等聞得仏 大喜充遍身 仏知彼心行 故為説大乗 声聞若菩薩 聞我所説法 乃至於一偈 皆成仏無疑 十方仏土中 唯有一乗法 無二亦無三 除仏方便説 但以仮名字 引導於衆生 説仏智慧故 諸仏出於世 唯此一事実 余二則非真 終不以小乗 済度於衆生 仏自住大乗 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荘厳 以此度衆生 自証無上道 大乗平等法 若以小乗化 乃至於一人 我則墮慳貪 此事為不可 若人信帰仏 如来不欺誑 亦無貪嫉意 断諸法中悪 故仏於十方 而独無所畏 我以相厳身 光明照世間 無量衆所尊 為説実相印 舎利弗当知 我本立誓願 欲令一切衆 如我等無異 如我昔所願 今者已満足 化一切衆生 皆令入仏道 若我遇衆生 尽教以仏道 無智者錯乱 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衆生 未曾修善本 堅著於五欲 癡愛故生悩 以諸欲因縁 墜墮三悪道 輪回六趣中 備受諸苦毒 受胎之微形 世世常増長 薄徳少福人 衆苦所逼迫 入邪見稠林 若有若無等 依止此諸見 具足六十二 深著虚妄法 堅受不可捨 我慢自矜高 諂曲心不実 於千万億劫 不聞仏名字 亦不聞正法 如是人難度 是故舎利弗 我為設方便 説諸尽苦道 示之以涅槃 我雖説涅槃 是亦非真滅 諸法従本来 常自寂滅相 仏子行道已 来世得作仏 我有方便力 開示三乗法 一切諸世尊 皆説一乗道 今此諸大衆 皆応除疑惑 諸仏語無異 唯一無二乗 過去無数劫 無量滅度仏 百千万億種 其数不可量 如是諸世尊 種種縁譬諭 無数方便力 演説諸法相 是諸世尊等 皆説一乗法 化無量衆生 令入於仏道 又諸大聖主 知一切世間 天人群生類 深心之所欲 更以異方便 助顕第一義 若有衆生類 値諸過去仏 若聞法布施 或持戒忍辱 精進禅智等 種種修福徳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若人善軟心 如是諸衆生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供養舎利者 起万億種塔 金銀及頗梨 ??与碼碯 ?瑰瑠璃珠 清浄広厳飾 荘校於諸塔 或有起石廟 栴檀及沈水 木櫁并余材 甎瓦泥土等 若於曠野中 積土成仏廟 乃至童子戲 聚沙為仏塔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若人為仏故 建立諸形像 刻彫成衆相 皆已成仏道 或以七宝成 鍮鉐赤白銅 白鑞及鉛錫 鉄木及与泥 或以膠漆布 厳飾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綵画作仏像 百福荘厳相 自作若使人 皆已成仏道 乃至童子戲 若草木及筆 或以指爪甲 而画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漸漸積功徳 具足大悲心 皆已成仏道 但化諸菩薩 度脱無量衆 若人於塔廟 宝像及画像 以華香旛蓋 敬心而供養 若使人作楽 撃鼓吹角貝 簫笛琴箜篌 琵琶鐃銅? 如是衆妙音 尽持以供養 或以歓喜心 歌唄頌仏徳 乃至一小音 皆已成仏道 若人散乱心 乃至以一華 供養於画像 漸見無数仏 或有人礼拜 或復但合掌 乃至挙一手 或復小低頭 以此供養像 漸見無量仏 自成無上道 広度無数衆 入無余涅槃 如薪尽火滅 若人散乱心 入於塔廟中 一称南無仏 皆已成仏道 於諸過去仏 現在或滅後 若有聞是法 皆已成仏道 未来諸世尊 其数無有量 是諸如来等 亦方便説法 一切諸如来 以無量方便 度脱諸衆生 入仏無漏智 若有聞法者 無一不成仏 諸仏本誓願 我所行仏道 普欲令衆生 亦同得此道 未来世諸仏 雖説百千億 無数諸法門 其実為一乗 諸仏両足尊 知法常無性 仏種従縁起 是故説一乗 是法住法位 世間相常住 於道場知已 導師方便説 天人所供養 現在十方仏 其数如恒沙 出現於世間 安穏衆生故 亦説如是法 知第一寂滅 以方便力故 雖示種種道 其実為仏乗 知衆生諸行 深心之所念 過去所習業 欲性精進力 及諸根利鈍 以種種因縁 譬諭亦言辞 随応方便説 今我亦如是 安穏衆生故 以種種法門 宣示於仏道 我以智慧力 知衆生性欲 方便説諸法 皆令得歓喜 舎利弗当知 我以仏眼観 見六道衆生 貧窮無福慧 入生死険道 相続苦不断 深著於五欲 如?牛愛尾 以貪愛自蔽 盲瞑無所見 不求大勢仏 及与断苦法 深入諸邪見 以苦欲捨苦 為是衆生故 而起大悲心 我始坐道場 観樹亦経行 於三七日中 思惟如是事 我所得智慧 微妙最第一 衆生諸根鈍 著楽癡所盲 如斯之等類 云何而可度 爾時諸梵王 及諸天帝釈 護世四天王 及大自在天 并余諸天衆 眷属百千万 恭敬合掌礼 請我転法輪 我即自思惟 若但讃仏乗 衆生没在苦 不能信是法 破法不信故 墜於三悪道 我寧不説法 疾入於涅槃 尋念過去仏 所行方便力 我今所得道 亦応説三乗 作是思惟時 十方仏皆現 梵音慰諭我 善哉釈迦文 第一之導師 得是無上法 随諸一切仏 而用方便力 我等亦皆得 最妙第一法 為諸衆生類 分別説三乗 少智楽小法 不自信作仏 是故以方便 分別説諸果 雖復説三乗 但為教菩薩 舎利弗当知 我聞聖師子 深浄微妙音 喜称南無仏 復作如是念 我出濁悪世 如諸仏所説 我亦随順行 思惟是事已 即趣波羅奈 諸法寂滅相 不可以言宣 以方便力故 為五比丘説 是名転法輪 便有涅槃音 及以阿羅漢 法僧差別名 従久遠劫来 讃示涅槃法 生死苦永尽 我常如是説 舎利弗当知 我見仏子等 志求仏道者 無量千万億 咸以恭敬心 皆来至仏所 曾従諸仏聞 方便所説法 我即作是念 如来所以出 為説仏慧故 今正是其時 舎利弗当知 鈍根小智人 著相?慢者 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 於諸菩薩中 正直捨方便 但説無上道 菩薩聞是法 疑網皆已除 千二百羅漢 悉亦当作仏 如三世諸仏 説法之儀式 我今亦如是 説無分別法 諸仏興出世 縣遠値遇難 正使出于世 説是法復難 無量無数劫 聞是法亦難 能聴是法者 斯人亦復難 譬如優曇華 一切皆愛楽 天人所希有 時時乃一出 聞法歓喜讃 乃至発一言 則為已供養 一切三世仏 是人甚希有 過於優曇華 汝等勿有疑 我為諸法王 普告諸大衆 但以一乗道 教化諸菩薩 無声聞弟子 汝等舎利弗 声聞及菩薩 当知是妙法 諸仏之秘要 以五濁悪世 但楽著諸欲 如是等衆生 終不求仏道 当来世悪人 聞仏説一乗 迷惑不信受 破法墮悪道 有慙愧清浄 志求仏道者 当為如是等 広讃一乗道 舎利弗当知 諸仏法如是 以万億方便 随宜而説法 其不習学者 不能暁了此 汝等既已知 諸仏世之師 随宜方便事 無復諸疑惑 心生大歓喜 自知当作仏 我聞是法音 得所未曾有 心懐大歓喜 疑網皆已除 昔来蒙仏教 不失於大乗 仏音甚希有 能除衆生悩 我已得漏尽 聞亦除憂悩 我処於山谷 或在林樹下 若坐若経行 常思惟是事 嗚呼深自責 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仏子 同入無漏法 不能於未来 演説無上道 金色三十二 十力諸解脱 同共一法中 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 十八不共法 如是等功徳 而我皆已失 我独経行時 見仏在大衆 名聞満十方 広饒益衆生 自惟失此利 我為自欺誑 我常於日夜 毎思惟是事 欲以問世尊 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 称讃諸菩薩 以是於日夜 籌量如此事 今聞仏音声 随宜而説法 無漏難思議 令衆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 為諸梵志師 世尊知我心 拔邪説涅槃 我悉除邪見 於空法得証 爾時心自謂 得至於滅度 而今乃自覚 非是実滅度 若得作仏時 具三十二相 天人夜叉衆 龍神等恭敬 是時乃可謂 永尽滅無余 仏於大衆中 説我当作仏 聞如是法音 疑悔悉已除 初聞仏所説 心中大驚疑 将非魔作仏 悩乱我心耶 仏以種種縁 譬諭巧言説 其心安如海 我聞疑網断 仏説過去世 無量滅度仏 安住方便中 亦皆説是法 現在未来仏 其数無有量 亦以諸方便 演説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 従生及出家 得道転法輪 亦以方便説 世尊説実道 波句無此事 以是我定知 非是魔作仏 我墮疑網故 謂是魔所為 聞仏柔軟音 深遠甚微妙 演暢清浄法 我心大歓喜 疑悔永已尽 安住実智中 我定当作仏 為天人所敬 転無上法輪 教化諸菩薩 舎利弗来世 成仏普智尊 号名曰華光 当度無量衆 供養無数仏 具足菩薩行 十力等功徳 証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 劫名大宝厳 世界名離垢 清浄無瑕穢 以瑠璃為地 金縄界其道 七宝雑色樹 常有華果実 彼国諸菩薩 志念常堅固 神通波羅蜜 皆已悉具足 於無数仏所 善学菩薩道 如是等大士 華光仏所化 仏為王子時 棄国捨世栄 於最末後身 出家成仏道 華光仏住世 寿十二小劫 其国人民衆 寿命八小劫 仏滅度之後 正法住於世 三十二小劫 広度諸衆生 正法滅尽已 像法三十二 舎利広流布 天人普供養 華光仏所為 其事皆如是 其両足聖尊 最勝無倫匹 彼即是汝身 宜応自欣慶 象馬牛羊 輦輿車乗 田業僮僕 人民衆多 出入息利 乃遍佗国 商估賈人 無処不有 千万億衆 囲繞恭敬 常為王者 之所愛念 群臣豪族 皆共宗重 以諸縁故 往来者衆 豪富如是 有大力勢 而年朽邁 益憂念子 夙夜惟念 死時将至 癡子捨我 五十余年 庫蔵諸物 当如之何 爾時窮子 求索衣食 従邑至邑 従国至国 或有所得 或無所得 飢餓羸痩 体生瘡癬 漸次経歴 到父住城 傭賃展転 遂至父舎 爾時長者 於其門内 施大宝帳 処師子座 眷属囲繞 諸人侍衛 或有計算 金銀宝物 出内財産 注記券疏 窮子見父 豪貴尊厳 謂是国王 若是王等 驚怖自怪 何故至此 覆自念言 我若久住 或見逼迫 強駆使作 思惟是已 馳走而去 借問貧里 欲往傭作 長者是時 在師子座 遥見其子 黙而識之 即勅使者 追捉将来 窮子驚喚 迷悶躄地 是人執我 必当見殺 何用衣食 使我至此 長者知子 愚癡狭劣 不信我言 不信是父 即以方便 更遣余人 眇目?陋 無威徳者 汝可語之 云当相雇 除諸糞穢 倍与汝価 窮子聞之 歓喜随来 為除糞穢 浄諸房舎 長者於? 常見其子 念子愚劣 楽為鄙事 於是長者 著弊垢衣 執除糞器 往到子所 方便附近 語令勤作 既益汝価 并塗足油 飲食充足 薦席厚暖 如是苦言 汝当勤作 又以軟語 若如我子 長者有智 漸令入出 経二十年 執作家事 示其金銀 真珠頗梨 諸物出入 皆使令知 猶処門外 止宿草菴 自念貧事 我無此物 父知子心 漸已曠大 欲与財物 即聚親族 国王大臣 刹利居士 於此大衆 説是我子 捨我佗行 経五十歳 自見子来 已二十年 昔於某城 而失是子 周行求索 遂来至此 凡我所有 舎宅人民 悉以付之 恣其所用 子念昔貧 志意下劣 今於父所 大獲珍宝 并及舎宅 一切財物 甚大歓喜 得未曾有 仏亦如是 知我楽小 未曾説言 汝等作仏 而説我等 得諸無漏 成就小乗 声聞弟子 仏勅我等 説最上道 修習此者 当得成仏 我承仏教 為大菩薩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若干言辞 説無上道 諸仏子等 従我聞法 日夜思惟 精勤修習 是時諸仏 即授其記 汝於来世 当得作仏 一切諸仏 秘蔵之法 但為菩薩 演其実事 而不為我 説斯真要 我等雖説 仏法宝蔵 自無志願 亦復如是 我等内滅 自謂為足 唯了此事 更無余事 我等若聞 浄仏国土 教化衆生 都無欣楽 所以者何 一切諸法 皆悉空寂 無生無滅 無大無小 無漏無為 如是思惟 不生喜楽 我等長夜 於仏智慧 無貪無著 無復志願 而自於法 謂是究竟 我等長夜 修習空法 得脱三界 苦悩之患 住最後身 有余涅槃 仏所教化 得道不虚 則為已得 報仏之恩 我等雖為 諸仏子等 説菩薩法 以求仏道 而於是法 永無願楽 導師見捨 観我心故 初不勧進 説有実利 如富長者 知子志劣 以方便力 柔伏其心 然後乃付 一切財宝 仏亦如是 現希有事 知楽小者 以方便力 調伏其心 乃教大智 我等今日 得未曾有 非先所望 而今自得 如彼窮子 得無量宝 世尊我今 得道得果 於無漏法 得清浄眼 我等長夜 持仏浄戒 始於今日 得其果報 法王法中 久修梵行 今得無漏 無上大果 我等今者 真是声聞 以仏道声 令一切聞 我等今者 真阿羅漢 於諸世間 天人魔梵 普於其中 応受供養 世尊大恩 以希有事 憐愍教化 利益我等 無量億劫 誰能報者 手足供給 頭頂礼敬 一切供養 皆不能報 若以頂戴 両肩荷負 於恒沙劫 尽心恭敬 又以美膳 無量宝衣 及諸臥具 種種湯薬 牛頭栴檀 及諸珍宝 以起塔廟 宝衣布地 如斯等事 以用供養 於恒沙劫 亦不能報 諸仏希有 無量無辺 不可思議 大神通力 無漏無為 諸法之王 能為下劣 忍于斯事 取相凡夫 随宜為説 諸仏於法 得最自在 知諸衆生 種種欲楽 及其志力 随所堪任 以無量諭 而為説法 随諸衆生 宿世善根 又知成熟 未成熟者 種種籌量 分別知已 於一乗道 随宜説三 破有法王 出現世間 随衆生欲 種種説法 如来尊重 智慧深遠 久黙斯要 不務速説 有智若聞 則能信解 無智疑悔 則為永失 是故迦葉 随力為説 以種種縁 令得正見 迦葉当知 譬如大雲 起於世間 遍覆一切 慧雲含潤 電光晃曜 雷声遠震 令衆悦予 日光掩蔽 地上清涼 靉靆垂布 如可承攬 其雨普等 四方倶下 流?無量 率土充洽 山川険谷 幽邃所生 卉木薬草 大小諸樹 百穀苗稼 甘蔗蒲萄 雨之所潤 無不豊足 乾地普洽 薬木並茂 其雲所出 一味之水 草木叢林 随分受潤 一切諸樹 上中下等 称其大小 各得生長 根茎枝葉 華果光色 一雨所及 皆得鮮沢 如其体相 性分大小 所潤是一 而各滋茂 仏亦如是 出現於世 譬如大雲 普覆一切 既出于世 為諸衆生 分別演説 諸法之実 大聖世尊 於諸天人 一切衆中 而宣是言 我為如来 両足之尊 出于世間 猶如大雲 充潤一切 枯槁衆生 皆令離苦 得安穏楽 世間之楽 及涅槃楽 諸天人衆 一心善聴 皆応到此 覲無上尊 我為世尊 無能及者 安穏衆生 故現於世 為大衆説 甘露浄法 其法一味 解脱涅槃 以一妙音 演暢斯義 常為大乗 而作因縁 我観一切 普皆平等 無有彼此 愛憎之心 我無貪著 亦無限礙 恒為一切 平等説法 如為一人 衆多亦然 常演説法 曾無佗事 去来坐立 終不疲厭 充足世間 如雨普潤 貴賎上下 持戒毀戒 威儀具足 及不具足 正見邪見 利根鈍根 等雨法雨 而無懈倦 一切衆生 聞我法者 随力所受 住於諸地 或処人天 転輪聖王 釈梵諸王 是小薬草 知無漏法 能得涅槃 起六神通 及得三明 独処山林 常行禅定 得縁覚証 是中薬草 求世尊処 我当作仏 行精進定 是上薬草 又諸仏子 専心仏道 常行慈悲 自知作仏 決定無疑 是名小樹 安住神通 転不退輪 度無量億 百千衆生 如是菩薩 名為大樹 仏平等説 如一味雨 随衆生性 所受不同 如彼草木 所稟各異 仏以此諭 方便開示 種種言辞 演説一法 於仏智慧 如海一滴 我雨法雨 充満世間 一味之法 随力修行 如彼叢林 薬草諸樹 随其大小 漸増茂好 諸仏之法 常以一味 令諸世間 普得具足 漸次修行 皆得道果 声聞縁覚 処於山林 住最後身 聞法得果 是名薬草 各得増長 若諸菩薩 智慧堅固 了達三界 求最上乗 是名小樹 而得増長 復有住禅 得神通力 聞諸法空 心大歓喜 放無数光 度諸衆生 是名大樹 而得増長 如是迦葉 仏所説法 譬如大雲 以一味雨 潤於人華 各得成実 迦葉当知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開示仏道 是我方便 諸仏亦然 今為汝等 説最実事 諸声聞衆 皆非滅度 汝等所行 是菩薩道 漸漸修学 悉当成仏 善哉見諸仏 救世之聖尊 能於三界獄 勉出諸衆生 普智天人尊 愍哀群萌類 能開甘露門 広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 空過無有仏 世尊未出時 十方常闇瞑 三悪道増長 阿脩羅亦盛 諸天衆転減 死多墮悪道 不従仏聞法 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縁故 失楽及楽想 住於邪見法 不識善儀則 不蒙仏所化 常墮於悪道 仏為世間眼 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衆生 故現於世間 超出成正覚 我等甚欣慶 及余一切衆 喜歎未曾有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厳飾 今以奉世尊 唯垂哀納受 願以此功徳 普及於一切 我等与衆生 皆共成仏道 大通智勝仏 十劫坐道場 仏法不現前 不得成仏道 諸天神龍王 阿脩羅衆等 常雨於天華 以供養彼仏 諸天撃天鼓 并作衆伎楽 香風吹萎華 更雨新好者 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仏道 諸天及世人 心皆懐踊躍 彼仏十六子 皆与其眷属 千万億囲繞 倶行至仏所 頭面礼仏足 而請転法輪 聖師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難値 久遠時一現 為覚悟群生 震動於一切 東方諸世界 五百万億国 梵宮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 尋来至仏所 散華以供養 并奉上宮殿 請仏転法輪 以偈而讃歎 仏知時未至 受請黙然坐 三方及四維 上下亦復爾 散華奉宮殿 請仏転法輪 世尊甚難値 願以大慈悲 広開甘露門 転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 受彼衆人請 為宣種種法 四諦十二縁 無明至老死 皆従生縁有 如是衆過患 汝等応当知 宣暢是法時 六百万億 得尽諸苦際 皆成阿羅漢 第二説法時 千万恒沙衆 於諸法不受 亦得阿羅漢 従是後得道 其数無有量 万億劫算数 不能得其辺 時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弥 皆共請彼仏 演説大乗法 我等及営従 皆当成仏道 願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浄 仏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無量因縁 種種諸譬諭 説六波羅蜜 及諸神通事 分別真実法 菩薩所行道 説是法華経 如恒河沙偈 彼仏説経已 静室入禅定 一心一処坐 八万四千劫 是諸沙弥等 知仏禅未出 為無量億衆 説仏無上慧 各各坐法座 説是大乗経 於仏宴寂後 宣揚助法化 一一沙弥等 所度諸衆生 有六百万億 恒河沙等衆 彼仏滅度後 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仏土 常与師倶生 是十六沙弥 具足行仏道 今現在十方 各得成正覚 爾時聞法者 各在諸仏所 其有住声聞 漸教以仏道 我在十六数 曾亦為汝説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趣仏慧 以是本因縁 今説法華経 令汝入仏道 愼勿懐驚懼 譬如険悪道 迥絶多毒獣 又復無水草 人所怖畏処 無数千万衆 欲過此険道 其路甚曠遠 経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 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 在険済衆難 衆人皆疲倦 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 於此欲退還 導師作是念 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 而失大珍宝 尋時思方便 当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荘厳諸舎宅 周匝有園林 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楼閣 男女皆充満 即作是化已 慰衆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随所楽 諸人既入城 心皆大歓喜 皆生安穏想 自謂已得度 導師知息已 集衆而告言 汝等当前進 此是化城耳 我見汝疲極 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 權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進 当共至宝所 我亦復如是 為一切導師 見諸求道者 中路而懈廃 不能度生死 煩悩諸険道 故以方便力 為息説涅槃 言汝等苦滅 所作皆已弁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衆 為説真実法 諸仏方便力 分別説三乗 唯有一仏乗 息処故説二 今為汝説実 汝所得非滅 為仏一切智 当発大精進 汝証一切智 十力等仏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実滅 諸仏之導師 為息説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於仏慧 諸比丘諦聴 仏子所行道 善学方便故 不可得思議 知衆楽小法 而畏於大智 是故諸菩薩 作声聞縁覚 以無数方便 化諸衆生類 自説是声聞 去仏道甚遠 度脱無量衆 皆悉得成就 雖小欲懈怠 漸当令作仏 内秘菩薩行 外現是声聞 少欲厭生死 実自浄仏土 示衆有三毒 又現邪見相 我弟子如是 方便度衆生 若我具足説 種種現化事 衆生聞是者 心則懐疑惑 今此富楼那 於昔千億仏 勤修所行道 宣護諸仏法 為求無上慧 而於諸仏所 現居弟子上 多聞有智慧 所説無所畏 能令衆歓喜 未曾有疲倦 而以助仏事 已度大神通 具四無礙慧 知衆根利鈍 常説清浄法 演暢如是義 教諸千億衆 令住大乗法 而自浄仏土 未来亦供養 無量無数仏 護助宣正法 亦自浄仏土 常以諸方便 説法無所畏 度不可計衆 成就一切智 供養諸如来 護持法宝蔵 其後得成仏 号名曰法明 其国名善浄 七宝所合成 劫名為宝明 菩薩衆甚多 其数無量億 皆度大神通 威徳力具足 充満其国土 声聞亦無数 三明八解脱 得四無礙智 以是等為僧 其国諸衆生 婬欲皆已断 純一変化生 具相荘厳身 法喜禅悦食 更無余食想 無有諸女人 亦無諸悪道 富楼那比丘 功徳悉成満 当得斯浄土 賢聖衆甚多 如是無量事 我今但略説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  是故空中 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声香味触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尽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一切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三世諸仏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是大神呪 是大明呪 是無上呪 是無等等呪 能除一切苦 真実不虚  故説般若波羅蜜多呪 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 波羅羯諦 波羅僧羯諦 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経
観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
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舎利子色不異空空不
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
是舎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浄
不増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
耳鼻舌身意無色声香味触法無眼界乃至
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尽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尽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
所得故菩提薩垂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
圭礙無圭礙故無有恐怖遠離一切顛倒夢
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仏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
多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
呪能除一切苦真実不虚故説般若波羅蜜
多呪即説呪曰
羯諦羯諦波羅羯諦波羅僧羯諦菩提薩婆訶
般若心経

 

舎利礼文
一心頂礼 万徳円満 釈迦如来 真身舎利 本地法身 法界塔婆 我等礼敬 為我現身 入我我入 佛加持故 我証菩提 以佛神力 利益衆生 発菩提心 修菩薩行 同入円寂 平等大智 今将頂礼

妙法蓮華経
文殊師利 導師何故 眉間白毫 大光普照 雨曼陀羅 曼殊沙華 栴檀香風 悦可衆心 以是因縁 地皆厳浄 而此世界 六種震動 時四部衆 咸皆歓喜 身意快然 得未曾有 眉間光明 照于東方 万八千土 皆如金色 従阿鼻獄 上至有頂 諸世界中 六道衆生 生死所趣 善悪業縁 受報好醜 於此悉見 又覩諸仏 聖主師子 演説経典 微妙第一 其声清浄 出柔軟音 教諸菩薩 無数億万 梵音深妙 令人楽聞 各於世界 講説正法 種種因縁 以無量諭 照明仏法 開悟衆生 若人遭苦 厭老病死 為説涅槃 尽諸苦際 若人有福 曾供養仏 志求勝法 為説縁覚 若有仏子 修種種行 求無上慧 為説浄道 文殊師利 我住於此 見聞若斯 及千億事 如是衆多 今当略説 我見彼土 恒沙菩薩 種種因縁 而求仏道 或有行施 金銀珊瑚 宝飾輦輿 歓喜布施 回向仏道 願得是乗 三界第一 諸仏所歎 或有菩薩 駟馬宝車 欄楯華蓋 軒飾布施 復見菩薩 身肉手足 及妻子施 求無上道 又見菩薩 頭目身体 欣楽施与 求仏智慧 文殊師利 我見諸王 往詣仏所 問無上道 便捨楽土 宮殿臣妾 剃除鬚髪 而被法服 或見菩薩 而作比丘 独処閑静 楽誦経典 又見菩薩 勇猛精進 入於深山 思惟仏道 又見離欲 常処空閑 深修禅定 得五神通 又見菩薩 安禅合掌 以千万偈 讃諸法王 復見菩薩 智深志固 能問諸仏 聞悉受持 又見仏子 定慧具足 以無量諭 為衆講法 欣楽説法 化諸菩薩 破魔兵衆 而撃法鼓 又見菩薩 寂然宴黙 天龍恭敬 不以為喜 又見菩薩 処林放光 済地獄苦 令入仏道 又見仏子 未嘗睡眠 経行林中 勤求仏道 又見具戒 威儀無欠 浄如宝珠 以求仏道 又見仏子 住忍辱力 増上慢人 悪罵捶打 皆悉能忍 以求仏道 又見菩薩 離諸戲笑 及癡眷属 親近智者 一心除乱 摂念山林 億千万歳 以求仏道 或見菩薩 肴膳飲食 百種湯薬 施仏及僧 名衣上服 価直千万 或無価衣 施仏及僧 千万億種 栴檀宝舎 衆妙臥具 施仏及僧 清浄園林 華果茂盛 流泉浴池 施仏及僧 如是等施 種種微妙 歓喜無厭 求無上道 或有菩薩 説寂滅法 種種教詔 無数衆生 或見菩薩 観諸法性 無有二相 猶如虚空 又見仏子 心無所著 以此妙慧 求無上道 文殊師利 又有菩薩 仏滅度後 供養舎利 又見仏子 造諸塔廟 無数恒沙 厳飾国界 宝塔高妙 五千由旬 縦広正等 二千由旬 一一塔廟 各千幢旛 珠交露幔 宝鈴和鳴 諸天龍神 人及非人 香華伎楽 常以供養 文殊師利 諸仏子等 為供舎利 厳飾塔廟 国界自然 殊特妙好 如天樹王 其華開敷 仏放一光 我及衆会 見此国界 種種殊妙 諸仏神力 智慧希有 放一浄光 照無量国 我等見此 得未曾有 仏子文殊 願決衆疑 四衆欣仰 瞻仁及我 世尊何故 放斯光明 仏子時答 決疑令喜 何所饒益 演斯光明 仏坐道場 所得妙法 為欲説此 為当授記 示諸仏土 衆宝厳浄 及見諸仏 此非小縁 文殊当知 四衆龍神 瞻察仁者 為説何等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数劫 有仏人中尊 号日月燈明 世尊演説法 度無量衆生 無数億菩薩 令入仏智慧 仏未出家時 所生八王子 見大聖出家 亦随修梵行 時仏説大乗 経名無量義 於諸大衆中 而為広分別 仏説此経已 即於法座上 跏趺坐三昧 名無量義処 天雨曼陀華 天鼓自然鳴 諸天龍鬼神 供養人中尊 一切諸仏土 即時大震動 仏放眉間光 現諸希有事 此光照東方 万八千仏土 示一切衆生 生死業報処 有見諸仏土 以衆宝荘厳 瑠璃頗梨色 斯由仏光照 及見諸天人 龍神夜叉衆 乾闥緊那羅 各供養其仏 又見諸如来 自然成仏道 身色如金山 端厳甚微妙 如浄瑠璃中 内現真金像 世尊在大衆 敷演深法義 一一諸仏土 声聞衆無数 因仏光所照 悉見彼大衆 或有諸比丘 在於山林中 精進持浄戒 猶如護明珠 又見諸菩薩 行施忍辱等 其数如恒沙 斯由仏光照 又見諸菩薩 深入諸禅定 身心寂不動 以求無上道 又見諸菩薩 知法寂滅相 各於其国土 説法求仏道 爾時四部衆 見日月燈仏 現大神通力 其心皆歓喜 各各自相問 是事何因縁 天人所奉尊 適従三昧起 讃妙光菩薩 汝為世間眼 一切所帰信 能奉持法蔵 如我所説法 唯汝能証知 世尊既讃歎 令妙光歓喜 説是法華経 満六十小劫 不起於此座 所説上妙法 是妙光法師 悉皆能受持 仏説是法華 令衆歓喜已 尋即於是日 告於天人衆 諸法実相義 已為汝等説 我今於中夜 当入於涅槃 汝一心精進 当離於放逸 諸仏甚難値 億劫時一遇 世尊諸子等 聞仏入涅槃 各各懐悲悩 仏滅一何速 聖主法之王 安慰無量衆 我若滅度時 汝等勿憂怖 是徳蔵菩薩 於無漏実相 心已得通達 其次当作仏 号曰為浄身 亦度無量衆 仏此夜滅度 如薪尽火滅 分布諸舎利 而起無量塔 比丘比丘尼 其数如恒沙 倍復加精進 以求無上道 是妙光法師 奉持仏法蔵 八十小劫中 広宣法華経 是諸八王子 妙光所開化 堅固無上道 当見無数仏 供養諸仏已 随順行大道 相継得成仏 転次而授記 最後天中天 号曰然燈仏 諸仙之導師 度脱無量衆 是妙光法師 時有一弟子 心常懐懈怠 貪著於名利 求名利無厭 多遊族姓家 棄捨所習誦 廃忘不通利 以是因縁故 号之為求名 亦行衆善業 得見無数仏 供養於諸仏 随順行大道 具六波羅蜜 今見釈師子 其後当作仏 号名曰弥勒 広度諸衆生 其数無有量 彼仏滅度後 懈怠者汝是 妙光法師者 今則我身是 我見燈明仏 本光瑞如此 以是知今仏 欲説法華経 今相如本瑞 是諸仏方便 今仏放光明 助発実相義 諸人今当知 合掌一心待 仏当雨法雨 充足求道者 諸求三乗人 若有疑悔者 仏当為除断 令尽無有余 慧日大聖尊 久乃説是法 自説得如是 力無畏三昧 禅定解脱等 不可思議法 道場所得法 無能発問者 我意難可測 亦無能問者 無問而自説 称歎所行道 智慧甚微妙 諸仏之所得 無漏諸羅漢 及求涅槃者 今皆墮疑網 仏何故説是 其求縁覚者 比丘比丘尼 諸天龍鬼神 及乾闥婆等 相視懐猶予 瞻仰両足尊 是事為云何 願仏為解説 於諸声聞衆 仏説我第一 我今自於智 疑惑不能了 為是究竟法 為是所行道 仏口所生子 合掌瞻仰待 願出微妙音 時為如実説 諸天龍神等 其数如恒沙 求仏諸菩薩 大数有八万 又諸万億国 転輪聖王至 合掌以敬心 欲聞具足道 無上両足尊 願説第一法 我為仏長子 唯垂分別説 是会無量衆 能敬信此法 仏已曾世世 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 欲聴受仏語 我等千二百 及余求仏者 願為此衆故 唯垂分別説 是等聞此法 則生大歓喜 比丘比丘尼 有懐増上慢 優婆塞我慢 優婆夷不信 如是四衆等 其数有五千 不自見其過 於戒有欠漏 護惜其瑕疵 是小智已出 衆中之糟糠 仏威徳故去 斯人尠福徳 不堪受是法 此衆無枝葉 唯有諸貞実 舎利弗善聴 諸仏所得法 無量方便力 而為衆生説 衆生心所念 種種所行道 若干諸欲性 先世善悪業 仏悉知是已 以諸縁譬諭 言辞方便力 令一切歓喜 或説脩多羅 伽陀及本事 本生未曾有 亦説於因縁 譬諭并祇夜 優波提舎経 鈍根楽小法 貪著於生死 於諸無量仏 不行深妙道 衆苦所悩乱 為是説涅槃 我設是方便 令得入仏慧 未曾説汝等 当得成仏道 所以未曾説 説時未至故 今正是其時 決定説大乗 我此九部法 随順衆生説 入大乗為本 以故説是経 有仏子心浄 柔軟亦利根 無量諸仏所 而行深妙道 為此諸仏子 説是大乗経 我記如是人 来世成仏道 以深心念仏 修持浄戒故 此等聞得仏 大喜充遍身 仏知彼心行 故為説大乗 声聞若菩薩 聞我所説法 乃至於一偈 皆成仏無疑 十方仏土中 唯有一乗法 無二亦無三 除仏方便説 但以仮名字 引導於衆生 説仏智慧故 諸仏出於世 唯此一事実 余二則非真 終不以小乗 済度於衆生 仏自住大乗 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荘厳 以此度衆生 自証無上道 大乗平等法 若以小乗化 乃至於一人 我則墮慳貪 此事為不可 若人信帰仏 如来不欺誑 亦無貪嫉意 断諸法中悪 故仏於十方 而独無所畏 我以相厳身 光明照世間 無量衆所尊 為説実相印 舎利弗当知 我本立誓願 欲令一切衆 如我等無異 如我昔所願 今者已満足 化一切衆生 皆令入仏道 若我遇衆生 尽教以仏道 無智者錯乱 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衆生 未曾修善本 堅著於五欲 癡愛故生悩 以諸欲因縁 墜墮三悪道 輪回六趣中 備受諸苦毒 受胎之微形 世世常増長 薄徳少福人 衆苦所逼迫 入邪見稠林 若有若無等 依止此諸見 具足六十二 深著虚妄法 堅受不可捨 我慢自矜高 諂曲心不実 於千万億劫 不聞仏名字 亦不聞正法 如是人難度 是故舎利弗 我為設方便 説諸尽苦道 示之以涅槃 我雖説涅槃 是亦非真滅 諸法従本来 常自寂滅相 仏子行道已 来世得作仏 我有方便力 開示三乗法 一切諸世尊 皆説一乗道 今此諸大衆 皆応除疑惑 諸仏語無異 唯一無二乗 過去無数劫 無量滅度仏 百千万億種 其数不可量 如是諸世尊 種種縁譬諭 無数方便力 演説諸法相 是諸世尊等 皆説一乗法 化無量衆生 令入於仏道 又諸大聖主 知一切世間 天人群生類 深心之所欲 更以異方便 助顕第一義 若有衆生類 値諸過去仏 若聞法布施 或持戒忍辱 精進禅智等 種種修福徳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若人善軟心 如是諸衆生 皆已成仏道 諸仏滅度已 供養舎利者 起万億種塔 金銀及頗梨 ??与碼碯 ?瑰瑠璃珠 清浄広厳飾 荘校於諸塔 或有起石廟 栴檀及沈水 木櫁并余材 甎瓦泥土等 若於曠野中 積土成仏廟 乃至童子戲 聚沙為仏塔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若人為仏故 建立諸形像 刻彫成衆相 皆已成仏道 或以七宝成 鍮鉐赤白銅 白鑞及鉛錫 鉄木及与泥 或以膠漆布 厳飾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皆已成仏道 綵画作仏像 百福荘厳相 自作若使人 皆已成仏道 乃至童子戲 若草木及筆 或以指爪甲 而画作仏像 如是諸人等 漸漸積功徳 具足大悲心 皆已成仏道 但化諸菩薩 度脱無量衆 若人於塔廟 宝像及画像 以華香旛蓋 敬心而供養 若使人作楽 撃鼓吹角貝 簫笛琴箜篌 琵琶鐃銅? 如是衆妙音 尽持以供養 或以歓喜心 歌唄頌仏徳 乃至一小音 皆已成仏道 若人散乱心 乃至以一華 供養於画像 漸見無数仏 或有人礼拜 或復但合掌 乃至挙一手 或復小低頭 以此供養像 漸見無量仏 自成無上道 広度無数衆 入無余涅槃 如薪尽火滅 若人散乱心 入於塔廟中 一称南無仏 皆已成仏道 於諸過去仏 現在或滅後 若有聞是法 皆已成仏道 未来諸世尊 其数無有量 是諸如来等 亦方便説法 一切諸如来 以無量方便 度脱諸衆生 入仏無漏智 若有聞法者 無一不成仏 諸仏本誓願 我所行仏道 普欲令衆生 亦同得此道 未来世諸仏 雖説百千億 無数諸法門 其実為一乗 諸仏両足尊 知法常無性 仏種従縁起 是故説一乗 是法住法位 世間相常住 於道場知已 導師方便説 天人所供養 現在十方仏 其数如恒沙 出現於世間 安穏衆生故 亦説如是法 知第一寂滅 以方便力故 雖示種種道 其実為仏乗 知衆生諸行 深心之所念 過去所習業 欲性精進力 及諸根利鈍 以種種因縁 譬諭亦言辞 随応方便説 今我亦如是 安穏衆生故 以種種法門 宣示於仏道 我以智慧力 知衆生性欲 方便説諸法 皆令得歓喜 舎利弗当知 我以仏眼観 見六道衆生 貧窮無福慧 入生死険道 相続苦不断 深著於五欲 如?牛愛尾 以貪愛自蔽 盲瞑無所見 不求大勢仏 及与断苦法 深入諸邪見 以苦欲捨苦 為是衆生故 而起大悲心 我始坐道場 観樹亦経行 於三七日中 思惟如是事 我所得智慧 微妙最第一 衆生諸根鈍 著楽癡所盲 如斯之等類 云何而可度 爾時諸梵王 及諸天帝釈 護世四天王 及大自在天 并余諸天衆 眷属百千万 恭敬合掌礼 請我転法輪 我即自思惟 若但讃仏乗 衆生没在苦 不能信是法 破法不信故 墜於三悪道 我寧不説法 疾入於涅槃 尋念過去仏 所行方便力 我今所得道 亦応説三乗 作是思惟時 十方仏皆現 梵音慰諭我 善哉釈迦文 第一之導師 得是無上法 随諸一切仏 而用方便力 我等亦皆得 最妙第一法 為諸衆生類 分別説三乗 少智楽小法 不自信作仏 是故以方便 分別説諸果 雖復説三乗 但為教菩薩 舎利弗当知 我聞聖師子 深浄微妙音 喜称南無仏 復作如是念 我出濁悪世 如諸仏所説 我亦随順行 思惟是事已 即趣波羅奈 諸法寂滅相 不可以言宣 以方便力故 為五比丘説 是名転法輪 便有涅槃音 及以阿羅漢 法僧差別名 従久遠劫来 讃示涅槃法 生死苦永尽 我常如是説 舎利弗当知 我見仏子等 志求仏道者 無量千万億 咸以恭敬心 皆来至仏所 曾従諸仏聞 方便所説法 我即作是念 如来所以出 為説仏慧故 今正是其時 舎利弗当知 鈍根小智人 著相?慢者 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 於諸菩薩中 正直捨方便 但説無上道 菩薩聞是法 疑網皆已除 千二百羅漢 悉亦当作仏 如三世諸仏 説法之儀式 我今亦如是 説無分別法 諸仏興出世 縣遠値遇難 正使出于世 説是法復難 無量無数劫 聞是法亦難 能聴是法者 斯人亦復難 譬如優曇華 一切皆愛楽 天人所希有 時時乃一出 聞法歓喜讃 乃至発一言 則為已供養 一切三世仏 是人甚希有 過於優曇華 汝等勿有疑 我為諸法王 普告諸大衆 但以一乗道 教化諸菩薩 無声聞弟子 汝等舎利弗 声聞及菩薩 当知是妙法 諸仏之秘要 以五濁悪世 但楽著諸欲 如是等衆生 終不求仏道 当来世悪人 聞仏説一乗 迷惑不信受 破法墮悪道 有慙愧清浄 志求仏道者 当為如是等 広讃一乗道 舎利弗当知 諸仏法如是 以万億方便 随宜而説法 其不習学者 不能暁了此 汝等既已知 諸仏世之師 随宜方便事 無復諸疑惑 心生大歓喜 自知当作仏 我聞是法音 得所未曾有 心懐大歓喜 疑網皆已除 昔来蒙仏教 不失於大乗 仏音甚希有 能除衆生悩 我已得漏尽 聞亦除憂悩 我処於山谷 或在林樹下 若坐若経行 常思惟是事 嗚呼深自責 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仏子 同入無漏法 不能於未来 演説無上道 金色三十二 十力諸解脱 同共一法中 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 十八不共法 如是等功徳 而我皆已失 我独経行時 見仏在大衆 名聞満十方 広饒益衆生 自惟失此利 我為自欺誑 我常於日夜 毎思惟是事 欲以問世尊 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 称讃諸菩薩 以是於日夜 籌量如此事 今聞仏音声 随宜而説法 無漏難思議 令衆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 為諸梵志師 世尊知我心 拔邪説涅槃 我悉除邪見 於空法得証 爾時心自謂 得至於滅度 而今乃自覚 非是実滅度 若得作仏時 具三十二相 天人夜叉衆 龍神等恭敬 是時乃可謂 永尽滅無余 仏於大衆中 説我当作仏 聞如是法音 疑悔悉已除 初聞仏所説 心中大驚疑 将非魔作仏 悩乱我心耶 仏以種種縁 譬諭巧言説 其心安如海 我聞疑網断 仏説過去世 無量滅度仏 安住方便中 亦皆説是法 現在未来仏 其数無有量 亦以諸方便 演説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 従生及出家 得道転法輪 亦以方便説 世尊説実道 波句無此事 以是我定知 非是魔作仏 我墮疑網故 謂是魔所為 聞仏柔軟音 深遠甚微妙 演暢清浄法 我心大歓喜 疑悔永已尽 安住実智中 我定当作仏 為天人所敬 転無上法輪 教化諸菩薩 舎利弗来世 成仏普智尊 号名曰華光 当度無量衆 供養無数仏 具足菩薩行 十力等功徳 証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 劫名大宝厳 世界名離垢 清浄無瑕穢 以瑠璃為地 金縄界其道 七宝雑色樹 常有華果実 彼国諸菩薩 志念常堅固 神通波羅蜜 皆已悉具足 於無数仏所 善学菩薩道 如是等大士 華光仏所化 仏為王子時 棄国捨世栄 於最末後身 出家成仏道 華光仏住世 寿十二小劫 其国人民衆 寿命八小劫 仏滅度之後 正法住於世 三十二小劫 広度諸衆生 正法滅尽已 像法三十二 舎利広流布 天人普供養 華光仏所為 其事皆如是 其両足聖尊 最勝無倫匹 彼即是汝身 宜応自欣慶 象馬牛羊 輦輿車乗 田業僮僕 人民衆多 出入息利 乃遍佗国 商估賈人 無処不有 千万億衆 囲繞恭敬 常為王者 之所愛念 群臣豪族 皆共宗重 以諸縁故 往来者衆 豪富如是 有大力勢 而年朽邁 益憂念子 夙夜惟念 死時将至 癡子捨我 五十余年 庫蔵諸物 当如之何 爾時窮子 求索衣食 従邑至邑 従国至国 或有所得 或無所得 飢餓羸痩 体生瘡癬 漸次経歴 到父住城 傭賃展転 遂至父舎 爾時長者 於其門内 施大宝帳 処師子座 眷属囲繞 諸人侍衛 或有計算 金銀宝物 出内財産 注記券疏 窮子見父 豪貴尊厳 謂是国王 若是王等 驚怖自怪 何故至此 覆自念言 我若久住 或見逼迫 強駆使作 思惟是已 馳走而去 借問貧里 欲往傭作 長者是時 在師子座 遥見其子 黙而識之 即勅使者 追捉将来 窮子驚喚 迷悶躄地 是人執我 必当見殺 何用衣食 使我至此 長者知子 愚癡狭劣 不信我言 不信是父 即以方便 更遣余人 眇目?陋 無威徳者 汝可語之 云当相雇 除諸糞穢 倍与汝価 窮子聞之 歓喜随来 為除糞穢 浄諸房舎 長者於? 常見其子 念子愚劣 楽為鄙事 於是長者 著弊垢衣 執除糞器 往到子所 方便附近 語令勤作 既益汝価 并塗足油 飲食充足 薦席厚暖 如是苦言 汝当勤作 又以軟語 若如我子 長者有智 漸令入出 経二十年 執作家事 示其金銀 真珠頗梨 諸物出入 皆使令知 猶処門外 止宿草菴 自念貧事 我無此物 父知子心 漸已曠大 欲与財物 即聚親族 国王大臣 刹利居士 於此大衆 説是我子 捨我佗行 経五十歳 自見子来 已二十年 昔於某城 而失是子 周行求索 遂来至此 凡我所有 舎宅人民 悉以付之 恣其所用 子念昔貧 志意下劣 今於父所 大獲珍宝 并及舎宅 一切財物 甚大歓喜 得未曾有 仏亦如是 知我楽小 未曾説言 汝等作仏 而説我等 得諸無漏 成就小乗 声聞弟子 仏勅我等 説最上道 修習此者 当得成仏 我承仏教 為大菩薩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若干言辞 説無上道 諸仏子等 従我聞法 日夜思惟 精勤修習 是時諸仏 即授其記 汝於来世 当得作仏 一切諸仏 秘蔵之法 但為菩薩 演其実事 而不為我 説斯真要 我等雖説 仏法宝蔵 自無志願 亦復如是 我等内滅 自謂為足 唯了此事 更無余事 我等若聞 浄仏国土 教化衆生 都無欣楽 所以者何 一切諸法 皆悉空寂 無生無滅 無大無小 無漏無為 如是思惟 不生喜楽 我等長夜 於仏智慧 無貪無著 無復志願 而自於法 謂是究竟 我等長夜 修習空法 得脱三界 苦悩之患 住最後身 有余涅槃 仏所教化 得道不虚 則為已得 報仏之恩 我等雖為 諸仏子等 説菩薩法 以求仏道 而於是法 永無願楽 導師見捨 観我心故 初不勧進 説有実利 如富長者 知子志劣 以方便力 柔伏其心 然後乃付 一切財宝 仏亦如是 現希有事 知楽小者 以方便力 調伏其心 乃教大智 我等今日 得未曾有 非先所望 而今自得 如彼窮子 得無量宝 世尊我今 得道得果 於無漏法 得清浄眼 我等長夜 持仏浄戒 始於今日 得其果報 法王法中 久修梵行 今得無漏 無上大果 我等今者 真是声聞 以仏道声 令一切聞 我等今者 真阿羅漢 於諸世間 天人魔梵 普於其中 応受供養 世尊大恩 以希有事 憐愍教化 利益我等 無量億劫 誰能報者 手足供給 頭頂礼敬 一切供養 皆不能報 若以頂戴 両肩荷負 於恒沙劫 尽心恭敬 又以美膳 無量宝衣 及諸臥具 種種湯薬 牛頭栴檀 及諸珍宝 以起塔廟 宝衣布地 如斯等事 以用供養 於恒沙劫 亦不能報 諸仏希有 無量無辺 不可思議 大神通力 無漏無為 諸法之王 能為下劣 忍于斯事 取相凡夫 随宜為説 諸仏於法 得最自在 知諸衆生 種種欲楽 及其志力 随所堪任 以無量諭 而為説法 随諸衆生 宿世善根 又知成熟 未成熟者 種種籌量 分別知已 於一乗道 随宜説三 破有法王 出現世間 随衆生欲 種種説法 如来尊重 智慧深遠 久黙斯要 不務速説 有智若聞 則能信解 無智疑悔 則為永失 是故迦葉 随力為説 以種種縁 令得正見 迦葉当知 譬如大雲 起於世間 遍覆一切 慧雲含潤 電光晃曜 雷声遠震 令衆悦予 日光掩蔽 地上清涼 靉靆垂布 如可承攬 其雨普等 四方倶下 流?無量 率土充洽 山川険谷 幽邃所生 卉木薬草 大小諸樹 百穀苗稼 甘蔗蒲萄 雨之所潤 無不豊足 乾地普洽 薬木並茂 其雲所出 一味之水 草木叢林 随分受潤 一切諸樹 上中下等 称其大小 各得生長 根茎枝葉 華果光色 一雨所及 皆得鮮沢 如其体相 性分大小 所潤是一 而各滋茂 仏亦如是 出現於世 譬如大雲 普覆一切 既出于世 為諸衆生 分別演説 諸法之実 大聖世尊 於諸天人 一切衆中 而宣是言 我為如来 両足之尊 出于世間 猶如大雲 充潤一切 枯槁衆生 皆令離苦 得安穏楽 世間之楽 及涅槃楽 諸天人衆 一心善聴 皆応到此 覲無上尊 我為世尊 無能及者 安穏衆生 故現於世 為大衆説 甘露浄法 其法一味 解脱涅槃 以一妙音 演暢斯義 常為大乗 而作因縁 我観一切 普皆平等 無有彼此 愛憎之心 我無貪著 亦無限礙 恒為一切 平等説法 如為一人 衆多亦然 常演説法 曾無佗事 去来坐立 終不疲厭 充足世間 如雨普潤 貴賎上下 持戒毀戒 威儀具足 及不具足 正見邪見 利根鈍根 等雨法雨 而無懈倦 一切衆生 聞我法者 随力所受 住於諸地 或処人天 転輪聖王 釈梵諸王 是小薬草 知無漏法 能得涅槃 起六神通 及得三明 独処山林 常行禅定 得縁覚証 是中薬草 求世尊処 我当作仏 行精進定 是上薬草 又諸仏子 専心仏道 常行慈悲 自知作仏 決定無疑 是名小樹 安住神通 転不退輪 度無量億 百千衆生 如是菩薩 名為大樹 仏平等説 如一味雨 随衆生性 所受不同 如彼草木 所稟各異 仏以此諭 方便開示 種種言辞 演説一法 於仏智慧 如海一滴 我雨法雨 充満世間 一味之法 随力修行 如彼叢林 薬草諸樹 随其大小 漸増茂好 諸仏之法 常以一味 令諸世間 普得具足 漸次修行 皆得道果 声聞縁覚 処於山林 住最後身 聞法得果 是名薬草 各得増長 若諸菩薩 智慧堅固 了達三界 求最上乗 是名小樹 而得増長 復有住禅 得神通力 聞諸法空 心大歓喜 放無数光 度諸衆生 是名大樹 而得増長 如是迦葉 仏所説法 譬如大雲 以一味雨 潤於人華 各得成実 迦葉当知 以諸因縁 種種譬諭 開示仏道 是我方便 諸仏亦然 今為汝等 説最実事 諸声聞衆 皆非滅度 汝等所行 是菩薩道 漸漸修学 悉当成仏 善哉見諸仏 救世之聖尊 能於三界獄 勉出諸衆生 普智天人尊 愍哀群萌類 能開甘露門 広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 空過無有仏 世尊未出時 十方常闇瞑 三悪道増長 阿脩羅亦盛 諸天衆転減 死多墮悪道 不従仏聞法 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縁故 失楽及楽想 住於邪見法 不識善儀則 不蒙仏所化 常墮於悪道 仏為世間眼 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衆生 故現於世間 超出成正覚 我等甚欣慶 及余一切衆 喜歎未曾有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厳飾 今以奉世尊 唯垂哀納受 願以此功徳 普及於一切 我等与衆生 皆共成仏道 大通智勝仏 十劫坐道場 仏法不現前 不得成仏道 諸天神龍王 阿脩羅衆等 常雨於天華 以供養彼仏 諸天撃天鼓 并作衆伎楽 香風吹萎華 更雨新好者 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仏道 諸天及世人 心皆懐踊躍 彼仏十六子 皆与其眷属 千万億囲繞 倶行至仏所 頭面礼仏足 而請転法輪 聖師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難値 久遠時一現 為覚悟群生 震動於一切 東方諸世界 五百万億国 梵宮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 尋来至仏所 散華以供養 并奉上宮殿 請仏転法輪 以偈而讃歎 仏知時未至 受請黙然坐 三方及四維 上下亦復爾 散華奉宮殿 請仏転法輪 世尊甚難値 願以大慈悲 広開甘露門 転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 受彼衆人請 為宣種種法 四諦十二縁 無明至老死 皆従生縁有 如是衆過患 汝等応当知 宣暢是法時 六百万億 得尽諸苦際 皆成阿羅漢 第二説法時 千万恒沙衆 於諸法不受 亦得阿羅漢 従是後得道 其数無有量 万億劫算数 不能得其辺 時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弥 皆共請彼仏 演説大乗法 我等及営従 皆当成仏道 願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浄 仏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無量因縁 種種諸譬諭 説六波羅蜜 及諸神通事 分別真実法 菩薩所行道 説是法華経 如恒河沙偈 彼仏説経已 静室入禅定 一心一処坐 八万四千劫 是諸沙弥等 知仏禅未出 為無量億衆 説仏無上慧 各各坐法座 説是大乗経 於仏宴寂後 宣揚助法化 一一沙弥等 所度諸衆生 有六百万億 恒河沙等衆 彼仏滅度後 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仏土 常与師倶生 是十六沙弥 具足行仏道 今現在十方 各得成正覚 爾時聞法者 各在諸仏所 其有住声聞 漸教以仏道 我在十六数 曾亦為汝説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趣仏慧 以是本因縁 今説法華経 令汝入仏道 愼勿懐驚懼 譬如険悪道 迥絶多毒獣 又復無水草 人所怖畏処 無数千万衆 欲過此険道 其路甚曠遠 経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 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 在険済衆難 衆人皆疲倦 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 於此欲退還 導師作是念 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 而失大珍宝 尋時思方便 当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荘厳諸舎宅 周匝有園林 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楼閣 男女皆充満 即作是化已 慰衆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随所楽 諸人既入城 心皆大歓喜 皆生安穏想 自謂已得度 導師知息已 集衆而告言 汝等当前進 此是化城耳 我見汝疲極 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 權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進 当共至宝所 我亦復如是 為一切導師 見諸求道者 中路而懈廃 不能度生死 煩悩諸険道 故以方便力 為息説涅槃 言汝等苦滅 所作皆已弁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衆 為説真実法 諸仏方便力 分別説三乗 唯有一仏乗 息処故説二 今為汝説実 汝所得非滅 為仏一切智 当発大精進 汝証一切智 十力等仏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実滅 諸仏之導師 為息説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於仏慧 諸比丘諦聴 仏子所行道 善学方便故 不可得思議 知衆楽小法 而畏於大智 是故諸菩薩 作声聞縁覚 以無数方便 化諸衆生類 自説是声聞 去仏道甚遠 度脱無量衆 皆悉得成就 雖小欲懈怠 漸当令作仏 内秘菩薩行 外現是声聞 少欲厭生死 実自浄仏土 示衆有三毒 又現邪見相 我弟子如是 方便度衆生 若我具足説 種種現化事 衆生聞是者 心則懐疑惑 今此富楼那 於昔千億仏 勤修所行道 宣護諸仏法 為求無上慧 而於諸仏所 現居弟子上 多聞有智慧 所説無所畏 能令衆歓喜 未曾有疲倦 而以助仏事 已度大神通 具四無礙慧 知衆根利鈍 常説清浄法 演暢如是義 教諸千億衆 令住大乗法 而自浄仏土 未来亦供養 無量無数仏 護助宣正法 亦自浄仏土 常以諸方便 説法無所畏 度不可計衆 成就一切智 供養諸如来 護持法宝蔵 其後得成仏 号名曰法明 其国名善浄 七宝所合成 劫名為宝明 菩薩衆甚多 其数無量億 皆度大神通 威徳力具足 充満其国土 声聞亦無数 三明八解脱 得四無礙智 以是等為僧 其国諸衆生 婬欲皆已断 純一変化生 具相荘厳身 法喜禅悦食 更無余食想 無有諸女人 亦無諸悪道 富楼那比丘 功徳悉成満 当得斯浄土 賢聖衆甚多 如是無量事 我今但略説


役に立ったと感じたら、ここをポチっとクリックして応援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